【2013.9】【水鱼】单角色死亡15题

鸣谢出题者及原作者:

summer - jam

狐人



1.衣柜里还有你气味的衣服

 

当年大汉左将军刘玄德三访隆中,请得诸葛亮出山辅佐,此后就如胶漆相投,史书上写得明白,用的是“情好日密”这四个字。两人倾盖如故,那时联床夜话,抵足而眠,也属常事。诸葛亮年纪尚轻,非睡足了觉不可,不到辰时过半绝对不醒,刘备却总是天刚蒙蒙亮就起身出去了。这天早上诸葛亮还未睁眼,先伸手到床边去摸索衣服。主公已不在身侧,他伸出手去,着手觉得布料有些沉重粗糙,质感微妙的异样,睁开眼一看,果然不是自己那件,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他和刘备都有一件青色的直裾深衣,有时一同穿着出去,一众文官武将看到了,脸色中都不免带上几分莫名的尴尬怨怼。这两天诸葛亮穿的正是这件深衣,刘备却已改穿白色。想来是主公清晨起床,脑筋尚自不清不楚,看到很眼熟的衣服便以为是自己的,顺手拿来穿上了。诸葛亮一想通这点,不禁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刚要去另外拿衣服来穿,就听门上叩了两声,主公在门外叫道:“孔明,吃早饭啦!”

“您进来吧。”诸葛亮笑着说。刘备手里端着两个碗,用脚尖推门进来。见到他坐在床沿,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刘备有些不明所以,把早饭往桌上一放,随口道:“孔明怎么还不洗漱穿衣?”

诸葛亮拎起刘备的白衣,笑问道:“穿什么,这个吗?”

刘备一见,怔了一怔,随后低头向自己身上瞧去,抬手在衣襟搓了几下,这才明白过来,登时脸上泛起红晕,说道:“啊哟!你看我真是糊涂了。”

后来诸葛亮就把这件衣服借给了主公,它陪在他身边很多时日,直到孔明入川,他们在成都城外见面,两人相对一笑,那真是放下了沉重的心事,刘备不知怎么想起来这回事,将衣服还给了他。

又过了很多年,季汉丞相偶然在衣箱底瞟见了一抹看起来甚是熟悉的青色,才把它又拽到天光之下。鼻端有一丝令人怀念的清新气味,从不知多少年前保存下来的,此刻全都扑向自己,是新野城郊那些芬芳柔软的春泥味道么?是在赤壁交战杀伐,那金戈铁马的味道么?是向着南郡溯流行船,那时激荡在心胸中的大江大山的味道么?还是那个人身上犹如被阳光照了很久的岩石,那样温暖而令人刻骨铭心的味道么?

他捧着历经了太多风浪,已然变得轻软易碎的布料,心中一时悲伤,一时喜慰,轻轻叹气,不觉痴立良久。

 

2.用剩一半的香水

 

却说蜀汉后主刘禅,自即位以来,旧臣多有病亡者。听报魏帝曹丕起五路大军,来攻西川,小皇帝亲往丞相府,询问退敌大计。其后君臣共饮数杯,忽有感慨,叹息于去年先主兵败猇亭,染病不起之事,小皇帝忽然说道,只怕便是因此,一班故旧有的忧心国事,有的痛悼先帝之崩,这才早早地走了。又道,想要提拔贤才后进,帮相父分忧,所以相父你要爱惜身体,不可思虑过度,别也随着去了啊!诸葛亮连称“臣不敢”。

送走小皇帝之后,诸葛亮回到自家内院,却见香薰炉青烟袅袅,正在燃着什么,房中清芬馥郁,香得令人浑身舒畅。叫来仆从一问,说是鸡舌香。由是想起一件小事来。

当年赤壁大胜以后,刘备驻扎荆州,曹公听说他的这位军师是个大才,曾送给诸葛亮五斤鸡舌香,表达求贤之意。诸葛亮把这事禀告了主公,刘备瞧着他直笑,说道:“我记得这鸡舌香是当初孝桓皇帝赐给刁侍中的,让他上朝禀奏时含在嘴里,好除去口中气味。曹公这是在挖我的墙脚呢。你快去投奔他,每天都有熏香用,可以当个流芳百世的香美人。”

“主公当我是刁存那种呆货么?”诸葛亮白了他一眼。他几乎不用熏香,这会儿倒有些好奇,说道:“桓帝是不能服侍的,不过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了。”便拿了一颗鸡舌香放进嘴里。

刘备见他神情古怪,笑问:“味道好么?”

“甜丝丝的,主公要不要试试?”

刘备嘻嘻一笑,摇头道:“我宁可要五香鸡舌,不要什么鸡舌香。”站起身来要逃,诸葛亮按住他肩膀,附在耳边低声道:“主公别动,亮有机密军情要禀报。”

刘备明知是假,听他说得一本正经,也不由得呆了一下,道:“你说吧!”

诸葛亮低下头来,刘备略略仰头,嘴唇微张,只觉得舌头碰上了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一股辛辣味道直冲舌底,急忙伸手把他推开,哈哈大笑:“孔明,你骗人!”两人笑成一团。

想起这件事来,诸葛亮嘴角不由得又露出了笑容,心想既然先帝把孤儿托付给自己,自当好生珍重,自己多活一天,便多一天报答先帝的恩情。小皇帝叫他不要多想以前的伤心事,固然是为了他好,然而以前的事,想起来也未必尽是伤心。

 

3.枕旁空出的位置/整夜的失眠

 

他在空荡荡的正殿上伴着先帝的灵柩,那么呆着已有好几个时辰,太子与众人都知道他心中伤痛,也无人去打搅他。夜已经很深了,侍从早把灯火都点了起来,自己在灯影下站着打瞌睡,左摇右摆,一忽儿睡着了,一忽儿又醒过来。叫他退下自己睡觉去,他也不敢走,便不管他了。

诸葛亮坐在灵柩之旁,伸手抚摸棺木,怔怔掉泪。忽地灯芯啪地一响,那火光晃了几下,灭而复明。他走过去拿起扦子挑了灯花,蓦然想起以前自己深夜挑灯读书,查账,写奏章,先帝就是这么陪着他,也替他挑过灯花。先帝总是那样笑吟吟的,给他端上一杯茶,要么就来抢他手中的书册,或是拽着他胳膊不让写字,说道:“孔明还是早点睡吧!有话你直接跟我说就是,还写什么奏章?”他总是翻着眼睛,心想这皇帝太过脱略形迹了吧。

从前他年轻,没什么真正忧心的事情,自从跟随刘备以后,年岁渐长,放在心上的事也多了,只能一天当两天过,拿自己的命来对付这些忧虑。刘备看着却心疼了,不肯让他这么亏待自己。当时诸葛亮恨不得主公快点放弃拉他去睡的努力,自己走掉了,好让他一个人专心做事,这会儿却想:“若是能再见到主公来扯我的手,抢我的书,那我就算立刻死了,也是无上的欢喜。”

 

4.扫墓

 

建兴元年四月二十四日,乃是昭烈皇帝的忌日。后主携众前往惠陵拜祭,旧部新臣,多有潸然出涕者。丞相诸葛亮却不哭泣,指着一处山谷,对从人道:“先帝幼时,曾说村口一株桑树生得亭亭如盖,将来他要乘坐那样车盖的车驾。上个月我让人在这里种了些桑树籽,十年之间,必会长成好大的一片森林。”侍从接口道:“先帝有这么多车驾乘坐,一定挺高兴的。”又一人道:“普天之下的桑树,都做咱们先帝的御驾!”众人齐声称是。

诸葛亮心中却想:“听说关将军、张将军过世以后,到了天上,天帝因为他二人平生多行善举,从来不负信义二字,便敕命封二人为天神。先帝为报兄弟之仇,大举东征,就这样成全了三人的手足之情,果然没辜负当年结义时的诺言,天帝可也会封他做个天神吗?做了天神以后,坐的车驾在云端行走,不知是几匹马拉着,是怎样的光彩照人?又或者先帝还念着大汉江山,不忍离开,仍留在这西川的山山水水,此刻正望着我么?”

 

5.听别人提及你的生平荣辱

 

他上表参了廖立一本,小皇帝果然遂他之愿,将廖立废黜为民,谪迁汶山郡。出得殿来,凉风拂在耳畔,好像许多人出声赞许似的,甚觉快意。他也不坐车,就那么走着回府。走了半路,志得意满之情渐消,蒋琬转述廖立的话却又在耳边回响出来:什么不取汉中,反而跟吴人去争荆州,最后损折了那么多兵力,白白地把三郡还了江东;什么没拿汉中、丢了三郡也就罢了,反而让夏侯渊、张郃深入巴川,几乎整个益州都没了;什么整个益州差点没了也就罢了,毕竟后来汉中抢回来了,可是与此同时,壮缪侯关将军死无葬身之地,整个荆州都拱手让给了人家,真是因小失大,全无长远眼光。

他越想越是恼火,只觉得先前小皇帝判此人的罪还是太轻了,应当让他当众游街,把他的可笑言论一条条说给人家听,再一条条批驳责斥。可惜此事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自己胸中的愤懑之气也只能自己受着,又能跟谁诉苦去?他忍不住说出声来,轻声骂道:“胡言乱语,你懂什么了!”

 

6.在街角看到神似的陌生人

 

这年开春,诸葛亮和一众文官离开成都,到益州各地体察民情。从南江这小县城出来,在南郊见到一班少年玩耍争闹。只见那些孩子个个衣衫简朴,沾着不少泥尘,显然淘气得紧,人人俱是喜悦欢笑。忽听他们喧嚷了一阵,说要分开两伙,玩两军交战的游戏。一名少年高叫道:“我要做汉中王!”

诸葛亮不觉心头一震,驻足望去。另一名少年叫道:“为什么你做汉中王?我才要做!”又一人道:“你要做汉中王,难道我们便做魏王不成?不行不行!”又一人道:“汉中王,那也未必是昭烈皇帝。或许是高祖皇帝,也未可知。”其余孩子却不甚了解楚汉相争的历史,都不接话。

一名少年道:“我们来掰手腕,谁最有力气,就做汉中王。谁第二的,就是壮缪侯,然后第三的便是桓侯。”先前那少年道:“先帝剑术虽高,但他能做汉中王,可不是因为他最能打。”其余孩子又都不理他。

诸葛亮见那少年眉清目秀,面白如玉,虽然才受了点委屈,脸上仍是一派天真烂漫地笑着,眉宇间反而隐隐有股刚强之气,不由得暗暗点头。

 

7.想着你的脸自慰

 

手心是暖热的,身体也从内到外地暖热。汗水滴了下来,在被褥上晕开一点一点模糊的印迹。他拥抱着虚空,虚空还是那人身体的形状。他低下头去,嘴唇触到的却是自己的臂膀。他闭上了眼睛,于是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知道,黑暗中晃来晃去的尽是主公的影像。那黑白分明的眼睛总是睁大了,诚恳而又关切地瞧过来,嘴角笑意融融的,轻轻吐出一个个令人神魂飘荡的字。掺杂着银丝的长发一次一次甩起来,扫在他头颈中,痒痒的很舒服。他用力拉近彼此,那人微微侧过头来,脸上全是意乱情迷、哀怜恳求的神色,柔软的嘴唇还在一开一合,却已全然发不成词句。

他什么都不看,只全心感受着身体的热度,就好像主公还在他怀里。他们亲密无间,希世一遇,终始以分。便是这样,他的命还没有结束呢,他对那人鲜活的记忆和想念不会停止,他们永远永远也不分开。

 

8.整理遗物

 

从惠陵回来,他着手整理先帝的遗物。诸葛亮想到据说魏王过世时,将很多身边常用的东西赐给了众嫔妃,而刘备驾崩在都城之外,却没时间做出如此温馨艳丽的安排。他看到先帝把这些年的书信和奏章都好生收在一个盒子里,这之中当然是他亲笔写的最多,整整齐齐地排在一起。他心想其实并不是没做出安排,先帝只是心中深深地知道,他所遗留下的一切自然有人去打理,有人去收管,有人去继承。

 

9.未完成的画

 

东征之前,诸葛亮知道无论如何也劝不住他的,索性不劝。劝谏的言语是不会出口的,随之而来是忧虑的情绪越来越重,连话也很少说了。刘备却因为终于可以报杀弟之仇,两年来心绪第一次感到了一丝平静。这天晚上他突然说道,要孔明教他画画。诸葛亮哪有这个心情,随口说了远近架构,运笔之法,画了一片山水让他照着描。然后便倒在榻上睡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差点给气笑了,刘备在画纸上画的倒也是山水——分明是益州的地图。他夺过笔来,啪的一声折断了,说道:“你就是想画这个?这哪儿用得着我教你画?”

“想画个荆州在这儿的,不过还没有时间画出来。”刘备在纸上一比划,竟是避而不答。

一年以后,诸葛亮终于懂得了刘备那时的心情。他拿起笔来,想替先帝完成这幅图,但终究掷笔而废。后来他常想,若是当时自己不折断那支笔,而是让先帝画了下去,说不定便不会应验这凶兆。

 

10.美好的梦境/清醒的现实

 

“先取荆州,后立西川,然后可图中原也。”

年轻的卧龙先生指图说完这话,忽然话锋一转,又道:“只是此事奇难无比。当今之世,汉室倾颓,奸臣窃命,亮伤于时事,心灰意懒,这才退居于此。一个疏懒耕夫,怎敢妄论天下?”

刘备听完对策,正喜不自胜,欲请卧龙为军师,说道:“大丈夫抱经世奇才,怎可空老山林?望先生不弃鄙贱,出山相助,备当拱听明诲。”

诸葛亮摇头道:“亮久乐耕锄,懒于应世,不能奉命!”刘备再三相请,却见他意甚坚决,只是不愿出山,不由得茫然若失,握着诸葛亮的手,怔怔掉下泪来。

诸葛亮忽然道:“汉室衰颓,其势已难挽回,将军何不与亮一同在此退隐,躬耕乐道,啸傲林泉之间,何等逍遥快活,岂不是少受了三四十年的苦处?”

刘备一听,恍然有悟,道:“先生之言甚是!高卧隆中,餐松饮涧,确是人生一大乐事。备就在此陪伴服侍先生便了。”

诸葛亮闻言大喜,正要上前相抱,忽地眼前天光明亮,草庐中刘备的影像顿时消失,这才知是做了一场好梦。

 

11.想说却一直没说出口的话

 

刘备驾崩之时,太子刘禅才十六岁,鲁王刘永、梁王刘理年纪更幼。刘备让这三个小子管丞相诸葛亮叫相父,诸葛亮一下子多了三个儿子,压力很大。刘禅登基做了皇帝,是不能跟他胡说八道的,诸葛亮经常拉着刘理的小手,让他坐在膝上,教他读书认字,顺便信口闲扯。有一天刘理忽然问道:“相父,先帝赐死了张南和张司马,这是挟嫌杀人吗?”

诸葛亮暗呼不好,小子这是打哪儿听来那么多闲言碎语。

“你告诉相父,什么叫做挟嫌杀人呀?”

“人家说,张司马让先帝不要打汉中,又说益州九年内就会丢掉,先帝心里烦死他了。”刘理睁着一对圆圆的大眼,瞧着诸葛亮,天真地说,“又听说他当年嘲笑先帝下巴上不长胡子。”

诸葛亮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把刘备为什么要杀张裕这个艰难的问题,详细地给小孩子解释了一遍。末了说道:“其实说先帝下巴上不长胡子,这也不算什么嘲笑,更不算什么嫌隙了。连我当初,都很想问先帝一句:‘到底主公您为何不长胡子?’虽然没有真的问出来就是了。”

 

12.曾经的承诺

 

当年离开隆中草庐之前,诸葛亮一定要等到弟弟回来,向他嘱咐了只言片语,这才跟着刘备一行人上路。刘备策马缓行,忽感好奇,问道:“先生与均公子说了什么?”

诸葛亮笑道:“我说让他好好耕作,不要荒废了田地,待我辅佐主公平定天下,中兴汉室,然后就当归隐。”

刘备心下甚为感动,在马上伸过手去,在诸葛亮手上轻轻一握,说道:“到那个时候,若是孔明先生不嫌弃,我与先生一同回来此处,归老林泉。”

“那当真是神仙也不如的快活日子了。”诸葛亮喜道。两人凝视着彼此,胸中都浮起无限温馨之意,当下并辔而行,离隆中越来越远。

然后,然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13.带着你的骨灰故地重游

 

岷江上游,天仓山之畔,五条支流在此交汇,景色十分壮丽秀美。入川之后,刘备与诸葛亮视察成都四围,曾经到过这里,当时刘备扬鞭指着对岸的山道:“孔明,你看这天仓山的名儿取得多妙!多像茫茫苍穹下,耸立了无数高大的谷仓,贮藏的粮食可够天下人饱腹了吧?”停了片刻,又道:“可惜这些河流挡在眼前,不然我们就加鞭过去,开仓济民。”

诸葛亮笑着摇摇头道:“主公你怎么了,那天仓山不是真谷仓,这岷江水可是真食水,成都城里的百姓都指望它呢,能怪这些河流么?”

刘备被他开解,心中顿时一宽,哈哈大笑,道:“好水!果然好水!”接着又说:“不过将来总要建起像天仓山这么大的谷仓才好。”

后来季汉太子刘禅即位,改元建兴,丞相诸葛亮又来到这个江山秀丽之处,他凝望着对岸连绵起伏的峰峦,忽叫侍从开船渡过江去,登上天仓山,将腰间的佩剑放在草木之间。这剑是当年先帝所赠,赐名为“章武”,也就是刚刚被改掉的那个先帝自己的年号。

章武这个年号只用了三年。诸葛亮心想,此剑被先帝自己起名为章武,那就与他本人一般无异,现在他总算是亲身来到天仓山上,得以一舒胸中豪情。诸葛亮自斟自饮,一直呆到日落才走。他本来起过就将此剑留在这里的念头,但转念一想,先帝生性疏朗潇洒,与自己又是情深恩重,比起孤零零地住在这山上,当然还是更乐意跟自己在一块儿,于是终究还是带着剑回去了。

 

14.你离开的第十年/赏味期限

 

建兴十年四月二十四日,是昭烈帝十年的忌日。诸葛亮去惠陵看了,山谷中生满了桑树,果然已蔚然成林,水滴形状的葱葱绿叶间点缀着点点紫色,是大颗大颗成熟的果实。

诸葛亮焚香祷祝,在心中默默说道,这些年竭忠尽智,南征北战,可惜收效甚微,离光复汉祚、天下一统的那一日,只怕没有靠近,反而愈发远了。自己的身体也渐渐吃不住了,近来更是孱弱多病,再转过年来自己又打算出兵北伐,明年的今日是没法在此陪伴先帝的了,只盼能得胜凯旋,到时再来惠陵告罪。如若回不来,那便是追随先帝于地下去了,那样……那样也很好。

 

15.要是你还在

 

“文长那兵出子午谷之计也算挺靠谱的么,现在你我剩下的时间都不多了,何不赌上一把,孔明你就让他去了吧。”军帐中,众将官退下之后,刘备嘻嘻一笑,向诸葛亮说。

诸葛亮叹道:“陛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这计谋倒是也有六成可成功,但是无论成功与否,文长都极有可能丧生,他倒是对自己够不客气,我怎么能让他去?”

刘备眨了眨眼,忽然道:“既然不能让他去,那让我亲自带兵去吧!”

诸葛亮抬起头来,脸上已有些笑不出来,轻斥道:“陛下你开什么玩笑?文长我都不忍心,何况是您?您金枝玉体,冒不得这种风险……”

“都七十多岁的老不死了,还有什么金枝玉体的?”刘备倒是豁达,把脸凑近诸葛亮,把手指放在自己的眼角,从上往下一划,给他展示自己眼角的皱纹。“金枝玉体就皱成这个样子?与其整天让人费心照料,看着讨厌,不如就替你们办成了这件事情。我意已决,孔明,点兵吧。”

诸葛亮大急,抬手将羽扇挥了过去:“绝不可以!”刘备年齿虽长,沙场老将的应变能力仍在,侧头避过羽扇,顺手在诸葛亮肩上轻轻一推。他年纪老迈,手上自然也无力道,诸葛亮却忽然情急生智,见他手推来,假装经受不起,顺势向左歪倒。刘备大惊失色,急忙抢上两步,抱在怀里,连声叫道:“孔明!孔明!你怎么了?”

诸葛亮假作头晕,闭着嘴不说话。他自己年岁也不小了,又身体羸弱,这一侧身歪倒,气血一阵翻涌,当真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倒也不全是装假。刘备双手抱着他,给他揉搓胸口和手心,急得双眼含泪地说:“都怪我忘了你身体也不好,跟你闹起来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孔明你不能有事,我再也不要出兵了,你说好吗?”

诸葛亮给主公抱住了,只觉得他手臂又暖又软,静静呼吸了片刻,胸口顺畅多了,又听到他服软,更是欣慰,就算真有什么不妥,也高兴得忘了,连忙应声道:“好啊好。”

刘备不料他答应得如此迅速,呆了一瞬,忽然松开手臂,把他往榻上一推,啐道:“你又装病骗我是不是?有什么好了?”

“当然是晕倒的时候有人抱住的感觉真好。”诸葛亮笑道。

评论(1)
热度(15)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