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9】【水鱼】小星

建兴十二年秋八月二十三日,夜已幽深,月色黯淡,有星坠于西南方。

渭北寨中,魏大将军司马懿的部属尽皆见到了这颗流星。几十里外,汉军营寨中却没有人看见。就在这一刻,季汉丞相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结;大帐内,姜维、杨仪等人伏拜于榻前,悲声难抑,泣下如雨。

此前数天,诸葛亮已经知道自己疾病愈笃,大限将至。实际上没看出他要死了这件事的人还真不多。这天,诸葛亮派使者激司马懿出战,据回报,当时司马懿看罢书信,丝毫不动怒,反而笑了起来,详细询问诸葛亮平素寝食起居,然后就对使者说:“孔明食少事烦,恐非长久之道。”

这只怕就是所谓的“你的敌人比朋友更加了解你”。诸葛亮别无他愿,但索一战而不得,因此更加事必躬亲。有不少人劝他不必亲理琐细,都叫他不假思索地用“先帝之托甚重,只恐旁人不似我之尽心”为理由挡了回去,众人不由得感到肩上的压力又沉了些许。

最后的时辰到来之际,诸葛亮闭着眼睛卧在榻上,心中仍然在飞快地转着念头,不肯放过片刻可用的时间。忽然他口中的话声停了片刻,转口说:“扶我出帐。”

众将劝阻不得,只得将病重的丞相扶起,安放在四轮车中,推他出了营帐。诸葛亮抬头望去,却见渭北方向闪着几点令人生疑的灯火。在他那已经远远不如以前清晰的视野中,似乎闪过了隐约的影像。出于某种莫名的确信,诸葛亮认为自己看到了司马懿的脸孔。

那张脸甚为陌生,狭长的眉眼藏在阴影里,略微有几个凹陷的嘴唇紧抿着,脸颊的弧度淡然收拢到下巴,成为一个尖角。

然而不知怎的,诸葛亮突然想起了什么完全不同的人。众将见丞相发呆,都近前呼喊,他却怔怔地停留在那一瞬间之中。

他该是望着寂静的穹顶,却分明看到了深远的夜空下,星落如雨,灿烂流光纷纷滑过眼前。再一转眼,只见刘备缓步而来,笑着拉住了他的手。他不由自主地微微握紧了手,每一个手指都陷进自己的掌心,指尖若有暖意。

诸葛亮忽而想起,他不见先帝已是第十二年了。再看面前的刘备鬓发如墨,面白如玉,双目灿然晶亮,诸葛亮便即恍然:哦,原来是个幻影啊。

再定神细看时,司马懿的脸和刘备的脸都消失不见了。诸葛亮动了动嘴角,想微笑一下,说些什么。然而视野忽然变暗,他再也发不出声音。

 

“田别驾,大将军战事不利,不日就将回冀州来啦。”

诸葛亮神志恢复清明之时,蓦地听到了这样的话语。

他定睛四顾,眼前的环境有些特殊,自己生平从未经历过。身下是干枯的稻草,一点昏黄的火光勉强照出了半墙荒凉,面前有一条条铁栅森然矗立,一个穿着差役衣服的人隔着铁栅向自己搭话——这种地方不用亲去,也知道有个共同的名字,叫做“监狱”。

诸葛亮镇静了一下心神,问道:“大将军如何战事不利?”

那狱卒详细叙说起来。原来大将军说的是冀州牧袁绍。他在官渡与曹操交战,被奇袭劫了乌巢的粮草大寨,只能狼狈败逃……诸葛亮在脑中搜寻了一下,这明明是建安五年之事,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为何又会再次出演在自己耳边?

诸葛亮平生从没有这么迷茫过。他理应身在渭南军中,理应已然一命归天,可现在却发现自己不是季汉的丞相,而是三十年前就已死了的冀州别驾田丰——因为在袁绍起兵之前,劝说他不可急功,应内修农务,外结强援,以与曹操久战,而被驳斥说“弄文轻武,罔顾天下大义”,下在狱中,等待处置。

“大将军若是回来,定然重新起用田别驾。您可是有先见之明,劝谏过大将军的人啊。”

狱卒有些讨好地望着自己,奉上好听的言辞。

诸葛亮淡淡一笑,抛出一段当年田丰本人也说过的话来:“我死定了。”

 

过了不久,袁绍就派人回冀州来,只给田别驾带了一柄剑。诸葛亮叹了口气,接过剑来,刚一入手,便觉得有些诧异:“这是我的剑?”

剑柄上刻着“冀州别驾从事田丰,字元皓”这一行小字。前来监督他自杀的使者点了点头,说:“这剑是先前田别驾送给刘豫州的,他说佩剑丢失在徐州了,您就将自己的剑送了给他,您忘记了?前不久,刘豫州也在军中相助,临走之时将此剑交了出来,请求送还给您。大将军就说——”

讲到这里,话声顿住了,他似乎不敢继续讲下去。

“就说让我拿自己的剑抹脖子。”诸葛亮淡定地替他补充道。

他拔出剑来,注视着这一道雪亮的青芒,试图想象别驾田丰是如何与自家主公结识的。这时候的刘备刚刚四十岁,比自己所认识的还小了一号。当初诸葛亮在隆中庄上第一次与他会面时,这个人容仪清朗,两颊泛着浅浅的蔷薇色光泽,手指修长而稳定。一双眼睛满溢着亲切善意,令人只觉得仿佛置身于海水之中,说不出的温暖畅快。

想来,田丰所认识的刘备一定比他记忆里的还要年轻,鬓发还没有掺进银丝,眼角的皱纹更少一些,笑容中——也定然有着更明显的盛气和锋芒。

荀彧曾说,田丰刚而犯上,必不为袁绍器重。此言不假。此次官渡交战之前,田丰习惯成自然地碰了袁绍的逆鳞,被加械下狱;袁绍兵败之后,便下令赐死了他。诸葛亮自忖活了五十多岁,半生周旋于荆州、益州士族之间,擅长巧言说辞,对付呆货的经验丰富。此刻自己居然成了田丰,只可叹这时间没有再早一些,否则他定会用委婉辞令去劝说袁绍,那么战事的结局也就可以改写。想来,至少不会像田丰本人这样下场悲惨。

那么那个深陷迷局之中,不得不中途退场的刘豫州,也就不必仓皇逃向汝南,后来又投奔荆州了……

诸葛亮忽而惊觉一个事实:这个时点的刘备,几年之后将会遇到诸葛亮自身。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感到了一点欣慰。现在自己这个诸葛亮版本的田丰转眼就会死去,这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因为那个真正的、从内到外都是诸葛亮的人,很快就会和刘备相遇,并且再也不分开了。

“田别驾,您在想什么呢?”

使者小心翼翼地问。他被派来赐剑给田丰,看着他自裁。假若田丰不肯自己动手,那么按照规矩,他就只好代劳了。这可不是什么愉快的工作。

诸葛亮克制住激荡的心绪,摇摇头道:“没什么。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待会儿能不能允许我在星光下自刎。”他停了一停,说道。

使者连忙点头。

诸葛亮持剑出了牢房,走到廊下。清冷苍白的星光洒在了他的脸上和手上。他情不自禁地闭了闭眼。举起剑来,将锋刃放在自己的颈项之中,悄声说了一句:

“主公,善自珍重。”

 

再度睁开眼睛时,诸葛亮发觉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被褥像云彩似的,又厚又软,把自己陷在其中;帐幕重重遮掩,几乎看不到外面的情景。有人低声通报:“神医华佗到啦。”

“神医华佗?”诸葛亮疑问道。他察觉出四肢有些痛楚,当即咳嗽两声,装出一副虚弱的口气,慢慢说道:“他……他来……做什么呀?”

帐外那从人答道:“听说这位神医,医道精妙,世所罕有。主公您现下身体抱恙,他既然路过襄阳,蔡夫人便延请他来为主公医治。”

襄阳?蔡夫人?诸葛亮嘴角微微抽搐。想起从前听说过的那个女人的狠戾心肠,他也不禁有些害怕。难道自己作为田丰被处死之后,又变成了即将死去的荆州牧刘表?

“主公,让他来给您医治吧?”那名从人又问。

诸葛亮下意识地暗自摸了摸自己的脉搏,不知道身体里面的记忆已经换了人,这会不会在脉象中显示出来。又一想,自己在渭南军中,本已病得要死了,成为田丰时却一点事都没有;想来身体只关乎五脏六腑这些实实在在的存在,此刻多半也不会露馅。他说:“好,请神医进来。”

诸葛亮耐着性子等了一阵。就在他昏昏沉沉,即将进入睡梦之际,忽然帷幕被掀开了,眼前多了一名青衣老者。此人鬓发尽皆雪白,面庞却红润如少年人,飘然若有出尘之姿。诸葛亮微微失神,在枕上略为点了点头示意招呼,说道:“华神医,久仰大名。贱躯病重,不能起身相迎,恕罪恕罪。”

华佗没应声,神情严肃得有些过分,端详了一会儿病人的面色,又伸手拉过了他的手,搁在软垫之上,开始诊脉。过了良久,这位着手成春的良医始终没有说话。

诸葛亮道:“神医有话请说。”

华佗长叹一声,脸色就如萧萧落叶一般:“刘荆州,恕我直言,您这是中了信石之毒啊。”

诸葛亮不由得森然失语。眼前晃过蔡夫人冷漠的俏脸,他也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般地道:“她既然要下毒,为什么还要请人来治呢?”

“这自然是对所用毒药极有信心,明知无法可解。再加上城中人人皆知,刘荆州您卧病在床,而我又来了此地,若不请我来治,未免太可疑了。”华佗冷静地坦言相告。

“那么我真的没救了吗?”诸葛亮又问。

华佗沉思半晌,摇了摇头:“刘荆州,您中毒太深,毒气已入五脏。若用洗净尖刀,剖开肚腹,剖去坏死之肉,以药涂抹脏腑,除去毒质,未始不能康复。只是您这样的年纪,身体又是这样的状态……太过虚弱,恐怕经受不住。”他望着诸葛亮,神气充满了怜悯,又带着几分感同身受的凄然之色。

诸葛亮茫然地随口应了一声。华佗又问:“倘若刘荆州有意一试,我便亲施药石,为您治病。只是不知您是否真的——”

“罢了。”诸葛亮淡然说道。

华佗又摇了摇头。他取出一个瓷瓶,搁在床头的桌案上,说道:“荆州请服此药,可缓解体内的痛苦。”

诸葛亮没有看向那药,只是望着帐外,道:“神医,麻烦你帮我把帘子掀开,我想看看天色。”

年迈的医生走上前来,将生命垂危的荆州牧扶起来,又把一个枕头垫在他脊背后面,让他靠得舒服些。随后,华佗走到窗下,回头望了他一眼,双手将窗扇推开。碧蓝的天光倾泻进这间闷热而又昏暗的卧房。

房中安静了许久。过了一会儿,华佗忽然自言自语般地说:

“刘荆州,你听过一个故事么?其实天上那些光华灿烂的星斗,都是同一颗星星来着。它用超越人所能想象的速度,飞快地划出无数轨迹,走过数不清的地方。地上的人用肉眼凡胎看去,还以为夜空之中有许多许多星辰。其实都只是不同时刻的那同一颗星星罢了。”

诸葛亮默然不语。这个传说他从前也听过,是某年春天和自家主公一起巡视四方郡县时,听山村中的老人讲的。现在回忆起来,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诸葛亮喃喃说道。“神医,你能给我把那边的纸笔拿过来么?我想写点东西。”

华佗依言做了。诸葛亮一边默想,一边在纸上随意写着什么。等到湛蓝的天色渐渐变灰,又转向橙红之时,他完成了书写,看着这张纸,轻声吟唱起来。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实命不同!”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实命不犹!”

“您给《小星》作了一首曲子?”华佗扭过头来望着他,不解地问道。“我不知……我不知道刘荆州会谱曲。”

诸葛亮一笑,道:“这曲子就送给您了。”他将手中的曲谱放在了床头。

华佗深深地叹息一声。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颗孤独的小星。”他说。这句话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感伤。

然后神医回到床前,拿起曲谱,躬身向荆州牧深深施了一礼。随即,他拎起带来的药箱,猛地转身出门去了。

诸葛亮依旧怔怔地出神,口中低声唱着刚才所作的曲子。他始终没有吃药,身体里越来越痛了,但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当日深夜,一个女子手中拎着一条浸湿的布巾,溜进他房中。这便是刘景升的后妻蔡夫人了。诸葛亮看了她一眼,道:“要动手就快点。”

说完他往后一躺,卧在床上挺尸。

瓷瓶跌落在地,碎片和药粉四散飞溅。本应刺耳的碎裂声,这会儿听起来是那么遥远,甚至带着清醇冷冽的回响。

 

然后诸葛亮又一次恢复了神志。对此他依稀都有些习惯了。

适才气窒的痛苦仿佛还残留在喉咙里,他大口呼吸了几下,感到空气真是格外新鲜。但是这次显然又变成了什么病重的人,自己又是躺在榻上。而且这病似乎和脑袋有什么关系;诸葛亮只觉得头痛得厉害,起初他还以为自己尚未从窒息中缓过神来,过了好久才渐渐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有人拥到榻前。

“大王请善自保重玉体,不日定会痊可。”他们纷纷说。

诸葛亮顿时猜到了这回自己是什么身份。他嘿嘿冷笑了两声,问道:“子廉?长文?文和?仲达?”

周围的人似乎对大王这种怪异的反应有些惶恐,终于有人答道:“我们都在,大王有何吩咐?”

诸葛亮见所料不错,当即一拍桌子,朗声道:“孤纵横天下三十余载,群雄皆灭,止有江东孙权,西蜀刘备,未曾剿除。孤今病危,不能再与卿等相叙,特以家事相托。孤之独生爱子诸葛瞻……”

“大王您说什么?”众人大惊失色。

诸葛亮咳嗽几声,改口道:“孤长子曹昂,刘氏所生,不幸早年殁于宛城;今卞氏生四子:丕、彰、植、熊。孤平生所爱第三子植,为人虚华少诚实,嗜酒放纵,因此不立。次子曹彰,勇而无谋;四子曹熊,多病难保。惟长子曹丕,笃厚恭谨,可继我业。卿等宜辅佐之。……”

扯淡完毕之后,诸葛亮疲倦地往后一靠,长叹一声。心想,很久没有这么不靠谱地胡说八道过了。

他打发众人散去,让他清静一会儿。过不多时,却听得窗外有人轻轻唱起歌来。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

那旋律是如此熟稔,自己不久之前,还曾经低吟过。

诸葛亮心头一震,坐直了身体。他厉声道:“窗外何人?进来!”

那人踏着平稳而轻捷的步子走了进来。诸葛亮使劲眨着眼睛,终究仍是看不清对方的身形。

“大王。”那人行礼说道。

诸葛亮认出了这个声音:“仲达。”停顿了一瞬,他问道:“你所唱的曲子,是从哪里听来的?”

司马懿无声地微笑起来:“这首曲子,是有人写了,送给我的。”

“——那个人,是我一生中最重要,最信赖,最无法割舍,也不能忘却的人。”他继续说道。

诸葛亮感到他走近了自己。一只温暖的手掌贴了过来,轻轻摩挲着自己的耳畔。“孔明,那个人就是你。”

“主公,原来是你啊。”诸葛亮只觉得自己浑身的热血都涌上了胸腔,一时嗓音微微哽咽,几乎说不出话来。等他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却只能问出一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备也只是微笑,过了半晌才道:“这要从建安五年说起……”

 

话说建安五年,袁绍命陈震为使者,从徐州道前往江东,与孙策会晤,要约他夹攻曹操。彼时孙策适为刺客暗算,有伤在身,但见到使者前来,仍然十分高兴,在城楼上设宴款待。

正饮酒间,忽见一名道人,身披鹤氅,手携藜杖,从城楼下走过,有不少百姓伏地而拜。孙策便问这人是谁,侍从回答说,此人名叫于吉,普施符水,救人万病,效验如神,当世称为神仙。孙策微一皱眉,站起身来,走到栏杆边下望。他正要与侍从说话,楼下那人却忽然抬起头来,对上了孙策的视线。

于吉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带着一丝诡秘,眼睛亮得像星星一样。

“请那道人上来。”孙策朗声吩咐。

接下来的发展十分符合某些传说中的记载,孙策向于吉质问他是何人,怎么敢蛊惑人心;于吉分辩说自己乃是以神书方术治病救人,并非蛊惑人心;孙策追问神书又是何书,是否黄巾之流。于吉勾起嘴角,微笑起来,说道:“这事我只能和将军单独说,请将军屏退左右。”

年少气盛又自恃武勇的孙策自然不会畏惧这么一个形貌单薄的道士,于是听从此言,叫旁人都退了下去,与于吉两人单独留在城楼上。于吉顺手端起桌上的酒壶,为孙策斟了一杯酒,伸手相邀:“将军,请满饮此杯。”

孙策疑惑地瞧了他几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过了少顷,他忽地身子微微摇晃,凌厉清明的眼神变得呆滞起来。于吉只是微笑不语。又过片刻,孙策猛然长出了一口气:“啊!”

“玄德公,您还好么?”于吉微笑问道。

“你怎么知道孙伯符的身体里,还住着一个我?”孙策惊诧地问。他的话音虽然还和先前一般无二,但此刻的口气却完全不像那个江东小霸王了。

原来现在的孙策的身躯中,还存在着一个季汉昭烈皇帝刘备的灵魂。他本已安然渡完了自己的一生,在白帝城举国托付给自己最信任的人以后,便弃世而去。没想到的是,身死之后过了不知多少时候,突然发觉自己又伴着一些人的降生而苏醒过来。

更要命的是,这些人并非陌生人。他先是变成了一个婴孩,被起名为华佗,几岁之后,开始求学行医。数十年后,作为名满天下的神医华佗,被魏王曹操拘押起来,死在狱中。再清醒过来时,自己又成了吴太夫人怀中的“策儿”,从小武力非常,成年后坐断江东。

如果这是投胎转世,你定然不会转生到本就和你同时代的人身上,并且清清楚楚记得自己前生之事,最关键的是,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所居住的躯体。自己好像只是一个近距离的旁观者,静静地注视着这人生命中的一切。

只有极为偶然的情况下,他才可以稍为控制一会儿这人的躯体。

比如眼下。

于吉缓慢地眨了眨眼,笑道:“我稍微施了一点儿法术,让孙伯符的灵魂睡一会儿。他既然睡着,你当然就可以行动了。”

“这真是太奇怪了!”刘备说,“先生,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于吉平静地又给他斟了杯酒,说道:“玄德公,我只能察觉出这一切是由某人的意念在作怪。在许多许多年之后,按理说那时我们都已死了,可是有人心心念念地想着你,直到他自己殒命,也未能得偿所愿。于是产生了这种怪状——阁下的英魂被从阴间找了回来,迷失在这个世间。恐怕直到你与那人相遇,满足他的遗愿,这怪状才能停止吧。”

“但那人既然已经死了,我又如何找到他?”

“他想必也与你如今的境况相似,正在别人的躯体里徘徊吧。”于吉道,“玄德公,请勉力而为。在你下一次生命中,倘若你能认出他来,并且向他坦言:‘我是刘备。’那样的话,大概他就会对你说出让他这么执着的意念。”

“是谁如此麻烦……”刘备嘀咕道。

于吉喝了半杯酒,从杯沿上微笑着问道:“您真的不知道么?”

刘备不由自主地脸红了。沉默半晌,他又问:“先生,您为何说下一次生命?我不可以与您一起,这会儿立即动身去找么?”

于吉哈哈大笑。刹那之间,那少年将军的身躯突然震了一震,他的眼神又恢复了之前明亮凌厉的样子。孙策站起身来,抬手掀翻了桌案,怒道:“妖道竟敢戏我!”

他拔剑出鞘,刺进了于吉的心窝。

 

诸葛亮听了刘备的叙述,良久无言。没想到他擅自藏在胸中的任性心意,竟会真的实现,将两人的生命扭曲到这个地步。想到主公这三次重生所经历的波折困苦,他不禁深深感慨叹息,却又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宽慰之情。

静默了一阵,刘备温声问道:“孔明,你究竟想要什么呢?”

诸葛亮微笑着伸出手去。

“主公,请你坐在我身旁。直到我命绝为止,不要再离开我了。”

手被紧紧握住。他平心静气、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眼睛。

 

魏王薨,天下震动。丞相军司马从榻边离去,有些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陪伴在魏王身侧,他们的关系有这么亲近吗?但随后也就忙得忘了。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的青龙二年,司马仲达是曹魏的大将军,在渭水之北驻扎,与汉军对峙。秋八月二十二日,汉军的使者送来了巾帼女服,羞辱于他。司马懿却毫不生气,将衣服和书信都收了起来,把那使者拉在一旁,轻声详询诸葛亮的饮食起居。

问过之后,他微笑起来。他的脸色有些苦涩,又有些温和,异常诚恳而沉重地对使者说道:“孔明食少事烦,恐非长久之道。”

——只是使者对诸葛亮回报之时,并没有提到这位魏大将军的神色语气。

次日夜里,司马懿没有告诉别人,只带了几名亲随,打着灯笼出了渭北军寨,向南走了很远的一段路。

他走到足以见到汉军营帐的距离,长久地凝望着。亲随们都以为大将军在观察汉军动静形势,殊不知此刻大将军的心中一片寂静,丝毫没起波纹。

司马懿没有等太久。那颗赤色的将星落下时,他自然也看见了。它燃烧得那么艳丽明亮,看起来离得好近,几乎就像是挨着他头顶飘过的一团活火。

“孔明,好好睡吧。”他悄声说道,“来生再见。”

 

作者的废话:


关于梗


今年1月,和某嘉一起研究声优时,产生的这个灵感。因为主公和孔明的CV都是著名CV,配过不少角色,甚至在不同的三国主题作品里配过好些不同的角色,所以研究起来有一种“贵圈真乱”“我好兴奋啊”的感觉,叫人忍不住去脑补一些乱七八糟的剧情……

比方说,老版三国演义里,孔明的声优除了唐国强本人之外,还有一个徐涛。主公的声优有齐杰和李立宏这两位。李立宏的声音比较有特色,温润醇厚,令人如饮美酒,一听就知道是他。齐杰则有好几种不同的声线,其中有一种声线既正直又清朗、既刚劲又帅气(某赫花痴ing),专门用来配咱家主公和丘处机这样的人物。

徐涛在新三国里本人出演田丰,并为之配音。他的声音也很有特色,颇有磁性,一听就是他。一身白衣的田丰实在是太萌啦。而且新三国里,华佗的配音是李立宏。这就好像水鱼二人分别穿越成了田丰和华佗。

老版三国里,徐涛同时还给刘表配音。齐杰同时还给孙策和司马懿配音。

动画版三国演义里,徐涛给曹总配音,而主公的声优仍然是李立宏。有一种“孔明你还认识我么孔明!你怎么当汉贼去了!QAQ”的奇异萌感。

我在本文中所用到的基本上就是以上几个梗。“你的敌人比朋友更了解你”貌似是古龙说过的,具体词句不记得,但是意思应该没错。“在星光下自刎”是新三国田丰的著名台词,雷倒了不少人,原词借用。“孤纵横天下三十余载”是曹总的遗言,孔明为了演得像,亲口替他说了,多么敬业!多么邪魅狂狷!

另外,齐杰和李立宏分别在《贞观长歌》里配魏征和长孙无忌这一对冤家对头,感觉很萌。李立宏是《舌尖上的中国》的旁白,我对他的声音太熟悉了!对我来说,《舌尖上的中国》就是“主公教你做一个文艺的吃货”。

 

关于本文的设定


本文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存在于孔明临死前的脑中世界,包括孔明依稀瞧见的司马懿打着灯出营看他,都是孔明的幻觉。现实中孔明一直在营帐里躺着,直到气绝。他病得那么重,根本就动不了。

在孔明的幻想世界里,他只能重生到其他人死前的一天。而孔明每一次重生,对应着主公也重生了一次,但是主公与他不同,是始终附在别人身上,经历别人的一生,从出生直到死亡。主公不能控制人家的言行,只能旁观;只有孔明每一次重生之际的24小时,主公才能控制所附身的人,说点自己想说的话,干点自己想干的事。

现实世界里时间是停滞的。而这个幻想世界里,没有时间的问题,所有时间线都是交错重叠的,也就是说同时存在三个主公的灵魂,分别附在华佗、孙策和司马懿的身体里。任何一个孔明灵魂存在之时,华佗、孙策、司马懿身体里的三个主公灵魂都可以自由行动。

比如田丰死前24小时,这三个灵魂都可自由行动,只不过孙策比田丰死得还早,而华佗和司马懿版本的主公未必意识到自己可以自由行动了。又比如刘表死前24小时,华佗正好在荆州,并且被蔡夫人请去医治刘表,此时重生为华佗版本的主公发觉自己可以自由行动了,但是不明白为什么。出于某种念旧的情结,他表达了对刘表的同情;并且想起自己这奇怪重生的经历,讲了那个小星的传说。

这个幻想世界的存在目的,是为了满足孔明死前见上主公一面,能够握住主公的手失去意识这个心愿。可以和演义中祈禳的剧情放在一起联想。比如说,孔明祈求的神明已经决定答应他,让他多活十二年了;正准备把十二年寿命给他之时,魏延把灯踩灭了,于是孔明没及时收到寿命。用个比喻来讲,比如孔明祈禳相当于给神的手机充话费,好让神有钱发短信。神把12年寿命写成了一条很长的短信,准备发送到孔明的手机上。正在这时,魏延把灯踩灭了,于是神的手机欠费了,没发送成功。结果是孔明的手机上只接到了来自神的半条短信,而且还全是乱码——这就能解释这个幻想世界为什么这么乱了。

这么逗比的解释我都想得出来,真不愧是我啊……

幻想世界里虽然没有时间线的先后,但是有因果。因为孔明在田丰时代没得偿心愿,所以有了第二次重生,华佗版本的主公也跟着重生成了孙策。刘表时代也没得偿心愿,所以有了第三次重生,孙策版本的主公也跟着重生成了司马懿。故此,司马懿版本的主公有自己本体加上两次重生的所有记忆。

孔明的重生顺序:孔明——田丰——刘表——曹操。

主公的重生顺序:主公——华佗——孙策——司马懿。

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幻想中,他们当然并没有真的重生。

最后幻想世界结束了,现实中的孔明死了。

于吉是一个孔明假想出来的神棍,因此知道真相。如果没这么个人替主公解谜,只怕轮回多少次,他也搞不明白这是啥情况。(但于吉也不知道这是个幻想世界,自己是个幻想出来的人物。)神棍发挥本色,把主公该做的事告诉了孙策版本的主公。于是在主公第三次重生里,他一直很留意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自由行动,并且想起第一次重生时,刘表死前自己确实可以说自己想说的话,而且刘表所做的曲子自己从未听过,因而得出了“说不定刘荆州是孔明”的结论。

司马懿版本的主公在曹总死前24小时,忽然发现自己能自由行动了,便开始唱《小星》,试着寻找孔明的灵魂,果然叫他找到了。孔明遗愿既偿,这个幻想世界就可以自然毁灭了;但因为孔明将主公看得太重,所以世界并没有立即毁灭,而是要等司马懿版本的主公继续剧情。因此司马懿版本的主公又活了很久(反正这些都在孔明脑内,现实世界的时间是停滞的),直到孔明幻想世界里的自身在五丈原病危。

孔明幻想世界里的自己本体死亡前24小时,也就是本文开头和结局的五丈原星陨事件发生时,司马懿版本的主公灵魂也可以自由行动。所以他才出帐跑去望汉军营寨。

他们不约而同地走出营帐,隔着遥远的距离彼此望着。随后,因为孔明当然不知道现实世界中自己死后的事,幻想世界的时间无法继续下去,就在这里毁灭了。现实世界中的孔明安详地去世了。

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或者该说,之前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总之,设定就是这样。

实在搞不清楚作者我的诡异逻辑的话,就别纠结了……只要记得这篇文是一个孔明为了见主公不择手段闹得天下大乱的故事就好了……

(孔明:我哪有这么病娇……)

评论(1)
热度(13)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