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9】【穿越者郭嘉&蝴蝶效应后的刘备】曲终

有话说在前:这是起点文《三国之寒门天下》的衍生物,写作目的只是为了帮一个妹子改个嘉玄结局,挽救原文中那个被从头黑到尾,死得连尸体都找不到的玄德公。郭嘉是个龙傲天穿越者,到了赤壁之战后天下大势已经看不出跟原来有什么相似之处了:曹操已死;江东已灭;玄德在徐州;益州牧郭嘉爱杀人。别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大哭着跑掉)


正文


仲冬十一月。小阳春时若有若无的暖风早已消泯殆尽,天地之间一片萧瑟的冷意。

这是个杀人的好天气。益州牧郭嘉的太平军集结全部兵力,直逼徐州城。旌旗摇荡,沙尘喧天,好一股横扫千军的气势。

郭嘉端坐于中军战车上,身上全副铠甲。此刻的徐州城沉静若水;而他左右一望,无数绝世猛将在旁边并辔齐进,兵马数量亦是以十围一之势。这场战役不管怎样打,自己都胜券在握。想必这次刘皇叔无论如何,是逃不掉的了。

心中充满了即将一统天下的傲气和自满,面临这样至关重要的一战,他反而心绪愈发平静了下来。眼前隐约浮现出去年赤壁大胜以后,在江陵城外与刘备初次相会的情景。


那时他方才亲率大军,剿灭了兵败逃命的曹操。

把荀彧临死前留下的一方血书白绢拿了出来,抛向那落难的枭雄之时,清清楚楚地见到了他脸上的痛苦和绝望。

随后是漫天的箭雨,无尽的杀意。失去活力的躯体纷纷倒下,鲜红的液体不断渗入土地,一直弥漫到自己双足之前。

于是感到了复仇的痛快。是的,郭嘉心底始终是恨着什么的。他对敌心狠,不吝杀伐,固然是为了加快自己廓清寰宇的脚步,却也是因为自己胸中这股莫名的怀恨。

这恨意就像一柄尖刀利锥,能击碎纯好而脆弱的梦想,能刺穿响亮而单薄的志气,什么也不留下来。它能带来的只是郭嘉自己心里越来越深的黑暗空洞,亲手制造了再多猩红血汽,也填补不起。

然而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和怨毒,究竟从何而来?是由荀文若暧昧的突然死亡而起,还是附着了什么其他的影子在上面,郭嘉自己也说不明白。

他对整个天下怀着一种冷冷的轻蔑。尤其是那些手握一方兵力的人,不论是帝王诸侯,或是地方大员,他们若不是不修品行道义,就是智术短浅。谁能有自己这样天下无双、足以成就霸业的智谋将略?

可是那天,这些他轻蔑的人中的一个,竟然策马前来,和他搭话。

“幸得使君援手。眼下曹军北撤,不知使君有何打算?”

马背上的那个人四十岁上下年纪,一身锦袍细铠,眸子亮如星辰,脸上扬起温和的笑容,略微拱手行礼。

当时自己从没有见过刘备,却久闻大名,并且心中深深忌惮,下定决心一有机会就铲除他。却没想到竟然还是拖延了一年时间。那时候郭嘉听了问话,缓缓将眼神转向刘备,尽可能地摆出一副不屑和敌视的态度,狠狠将他讥讽了一顿。

“刘备,你知道为什么你有关张赵这样万人敌的将领,结果还是颠沛流离二十余年,一无所成吗?”

那个人眉峰稍微一扬,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惊讶。这话不但直呼他的姓名,甚为无礼,而且言辞尖锐刻薄,丝毫不留余地。刘备平静地眨了眨眼,沉默了片刻,待到思虑已定,这才开口:“郭使君所言,也是备日思夜想之难。备不才,亦以匡济天下为己任。如今汉室江山沦落强贼之手……”

他话还未说完,郭嘉就匆忙地打断了他。

“刘备,不要把匡扶汉室一心为公挂在嘴边,我听了反感欲呕。你也不用日思夜想,我今天就告诉你为什么。作为一个君主,你首先要有宏观战略。你应该想清楚谁可结交,谁该攻取。其次,你要有能耐发展实力,然后进一步扩张,循序渐进,不断壮大。

“你看看魏王,他这一路走来,并不比你高明多少。但他能打下偌大的基业,就是因为从他起兵开始,就有着清晰的战略路线。”郭嘉又冷笑两声,继续道,“可笑你起兵二十余年,空负大志,却无智略。只懂得施与小恩小惠,似乎能救几个人,然而从你身边望去,尽是流离失所的百姓,你又有什么本事让他们安居乐业?”

可是面对他咄咄逼人的质问,那个人只是笑了一笑。那笑容里带着一二分苦涩,可更多的是一往无前的坚毅。就好像他知道什么郭嘉所看不见的信念,因而执着无悔。

“多承郭使君教诲。然而身边的人有了困境苦难,倘若郭使君看见了,能不加以援手么?倘若能救二三人,与全不救护相比,也总是有了这二三人的好处。”

刘备在马上略略俯了俯身,与郭嘉离得更近了。那一副诚挚而热烈的神气,倒让他愣了一瞬。这般动人的神气显然不是为了他郭奉孝而露出来的;恐怕只有在心智幼小的孩童朗朗读书时,读到极为精彩的句子,脸上才会出现这种神情。连郭嘉自己的儿子,那早慧而老成的少年,五岁以后就不曾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依备愚见,方今汉室天下,倾而未颓,决而未溃,正是仁人志士倾付心血之时。自然,”他意味深长地瞟了郭嘉一眼,“不是每个人都有郭使君这种超凡脱俗的才略。备也只是想为此,付出所能尽的一点微薄力量罢了。”

说着,他的脸色愈发坚定起来。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他道了声告辞,拨转辔头,加鞭向江夏的方向离去。

虽然在两人这短短的交谈之中,明显是郭嘉所说的话字数比较多,也是郭嘉的思想境界比较高,当然更加是郭嘉的嘲讽拉得明确持久而稳定。可他后来想起,总觉得刘备当时那个并不在意的笑容,简直刺眼得令人生恨。

总觉得有什么不顺畅的气梗塞在胸口,像是自己输了一样。

所以,这次兵临徐州,我一定要让你一败涂地。


这场战事,郭嘉有十足的把握,就如刘备的性命已捏在自己手中一般。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希望能够见到刘备,和他进行一番对话。一旦开战,一切事情的结局,只怕就殊难预料了。

“刘玄德,出来说话。”

郭嘉手握佩剑,朗声高呼。至于他一个武艺低微的儒将,手无缚鸡之力,对面随意射支箭过来,只怕他都来不及挡住,为什么没事闲的总握着剑,那可就没人知道了。

不多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刘备也已身披战甲,立在城楼上,居高临下,神色肃穆地望着郭嘉。

“郭使君,多日不见。”

郭嘉随意地一指身边的数万大军:“刘玄德,兵法云‘十则围之’,为了全歼你的三万人马,我可是出动了所有兵力,是否足够诚意?”

“郭使君叫备出来若是为了耀武扬威,我看就没必要浪费口舌了。”刘备淡淡地说。

郭嘉一笑,站起身来,从容地伸出手指向刘备,又略微向内画了个弧线,收拢到自己胸前:“不。我叫你出来,是想让你归顺于我。”

刘备皱起眉头。“这和耀武扬威有什么分别吗?”他用低得多的嗓音,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地说。然后他又提高声音,道:“郭使君,可否听我一句劝?”

郭嘉嗤地一笑,摇了摇头:“刘玄德,你现下还有资本与我谈条件么?你尽可以说,我尽可以不听。”

“你我身为汉臣,食汉之禄,”刘备平静地道,“当常持忠义之志,兴兵除暴,匡扶汉室。郭奉孝,如今你雄兵在握,眼看可以收复汉家山川,位列三公,名垂青史,为后人称颂。若你肯扶持天子还朝,我愿开城,与你戮力同心,共成中兴汉室之大业。”

郭嘉盯着刘备,良久没有发出一言。

这个人当年救孔融,援陶谦,以弱小的几千军马奔走于天下,做事从未计较过结果。但伸大义于天下,不以成败利钝论,此之谓英雄也。郭嘉从来就不信这种人当真存在,现如今经历了许多,亲眼见识了许多,却不由自主地信了。

并且不由自主地想要将这样的人留在身边。用诚心的感化也好,用威压的手段也好,他想要近距离地看着这个人。这样,也许可以有办法填补自己内心的空洞。

只是郭嘉也深深地知道,这样的人是无法委屈他顺服于自己的。此人心志太过坚决,永远也不可能赞同自己的方略和作为。然而,吸引人的不正是这一点么?假若刘备真的向他低眉顺眼,甘心服从,那只怕才令自己失望,无趣之极。

那么要使他归顺,偏只留下了以强硬手段威压这一条路。

“刘玄德,”郭嘉终于开口,声音极尽冷酷,“放弃你那复兴汉室的幻梦吧。我试为君言之:汉室已历四百年,气数已尽;眼前天下河山大半已掌握在我郭嘉手中,我要令这天下姓郭,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刘备眉头皱得更深,不自觉地咬紧了牙关,眼中露出痛苦之色。

郭嘉继续道:“可是以我所见,足下心中奉为至重之物,汉室只是其一;天下百姓的安危祸福,恐怕也在其中。你何不放弃汉室,向我投降?我们各退一步。你若降我,我便饶你性命,令你在我朝中为官,你仍可广施仁义,惠及苍生。”

顿了一顿,他又冷冷说道:“可是你若拒绝,事情就没这么好办了。我有二十万大军在此,你的胜算有几何,也不用我说了。你战败之后,若想设法孤身逃走,我有六万骑兵在此,他们早已恭候多时,乐意奉陪于君。何况,你已经虚度半生,此次再败,难道还以为自己有什么希望么?

“你想必也知道,我郭嘉不是什么仁爱之人,从来不可惜什么人的性命。相反,我对待敌人向来狠心残忍,不留余地。你若不降,我便吩咐下去,徐州城破之后,在城中大杀大掠三日,见一人杀一人,以做笑乐。尤其是你的子女眷属,亲信死力之人,我要杀得一个不留。

“不知道仁义忠信的刘皇叔,当此情景,是否明白自己该做出怎样的抉择?”

此言一出,三军震动。不仅徐州城上的守军大为愤恨,就连郭嘉自己的部属也有些惊诧。刘备不由得攥紧了双手,棱角分明的骨节一根根凸显出来。

沉默了良久良久,就在众人都以为他不会再开口说话时,刘备终于无声地叹了口气,松开双手,道:

“传令,开城投降。”

评论(2)
热度(5)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