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彧祢衡】借面吊丧

有话说在前:这CP是玄嘉群小正太离怀看演义时先萌上的,然后无节操的我也觉得挺萌的>< 前些日子我生日时,离怀写了篇《击鼓骂曹》送我。于是今天我写了这个“狂气名士看过来”故事的另一半答谢。


正文


当祢衡放出那段“天地虽阔,却无一人”的厥词时,荀彧并不在场。

他是后来听丞相说的。见了狂放不羁的名士祢衡之后,曹丞相心情很复杂。本来孔融上表推荐祢衡,一篇文章短短二百个字,写得十分光彩,奇丽非常。从汉帝座旁抢过表文来看过以后,曹操也是有些期待的。

然而这分期待不过一会儿就全变成了气袋。祢衡见过丞相之后,看了一圈,没找着自个座位在哪,就开始骂人。把曹操的谋臣战将从上到下骂了一个遍,偏生骂得还有辙有韵,异常文雅,有理有据,令人信服。曹操顿时感到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丞相大将军武平侯、未来的魏王曹九千岁领益州牧,多年来没少遇见像荀彧这样温柔贤淑的文臣,也对付过像董昭那样优游闲雅、陈登那样招蜂引蝶的;可是还是第一回碰上像祢衡这样什么都视若无物,连别人面都没见过就敢低级黑的狂士。鉴于还没骂到自个儿头上,曹操其实也听得挺有意思的:

“此等人物,吾尽识之:荀彧可使吊丧问病,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白词念赋……”

归根结底,曹丞相你的每一位后宫都是怂货,干脆别玩儿了,聪明博学英俊潇洒的祢衡大大亲自为他们每个人都找了个合适的职位,让他们在家里有事可干。

荀彧久闻祢正平才名,读过他写的《吊张衡文》,真真儿是下笔绣辞,扬手文飞。听到曹操转述祢衡说自己“只可借面吊丧”,长得太帅又不是哥的错,他也丝毫没有恼火。

好不容易陪着丞相打情骂俏似地吐槽完了祢衡,当时荀彧喘了口长气,便问:“丞相欲将祢衡如何?”

讨厌,干嘛问得这么直白!曹操含羞带喜。

“此人素有虚名,然自以为能,恃才狂放。我欲折辱于彼,挫其锐气,然后用之。”

荀彧了然地点点头:就是要调教一番嘛!

 

来日,曹丞相大宴宾客,命祢衡为鼓吏,上堂擂鼓。祢衡穿着敝旧的衣服,一身青衫都快洗褪成白色了,拎着铜锤就闯进厅上,一时间曹操还以为来了刺客。

真不愧是我相中的文士,够酷,够炫,高端大气上档次,狂霸酷帅叼炸天。其声锵锵,如金声玉振;其文朗朗,似凤舞雁鸣。曹丞相一边抹着鳄鱼眼泪,一边感动地看着祢衡高贵冷艳地击鼓。

直到祢衡把衣服一脱,闪得众人纷纷捂脸,只有荀彧等少数人盯着人家的下体看个不停之时,曹丞相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而祢衡却叫他们这些饥渴的视线扫得有点挂不住了,只好捡起裤子来又围上,挡住了重要部位,然后才指着老贼,冷冷骂来:

“欺君罔上,乃谓无礼。汝不识贤愚,是眼浊也;不读诗书,是口浊也;不纳忠言,是耳浊也;不通古今,是身浊也;不容诸侯,是腹浊也;常怀篡逆,是心浊也。吾乃名士,用为鼓吏,犹如阳货轻仲尼,臧仓毁孟子。游历天下十余载,从未见过似汝这般不堪入目之人,犹欲图王霸之业乎!”

骂得太狠了!骂得太好听了!荀彧不由自主地跟着击节称叹。再看曹天尊时,只见他伸手不住抹着脸,眼睛红红的,好像得了什么毛病。

曹操觉得伤心欲绝。原来之前祢衡没骂他本人,不是对他有什么嘴下留情或者心中留情;只不过上次放完厥词以后无双槽空了,得等下次攒好了一起放。不但要放,还要脱了裤子放,用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地方对曹贼表示深深的鄙夷。

都是孔文举的错,曹丞相心想,我说要找人去荆州游说刘表,孔融这货偏生上赶着给汉帝举荐人才,还举荐一个动不动果奔的,这特么是何弃疗?

这小时候聪明、长大了脑洞太大的货,早在徐州之事前就心系刘备,旧情难忘的;先前我要和袁憨憨开战,他又有左袒憨憨之意;现在还整出祢衡这么档子事儿,太让人不爽了。早晚我要宰了他。

喵了个咪,祢衡那小子身上皮肤还真白啊。

 

侍中尚书令荀彧三十多岁,是个正常男人,当然也喜欢可爱的男孩子;所以他同样被祢衡的果体夺去了目光和心神,以至于智商大为降低。在击鼓事件以后,荀彧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意识到曹阿瞒的心理已经产生了变化,还以为丞相硬逼祢衡去荆州出使,是要放置play,让他在旁人那里多受些折磨,然后自己懂事地乖乖回来。

荀彧常常向丞相和南来的客人问起祢衡有无消息,听说他在刘表那儿也混不好,被派去了江夏,和黄祖的儿子黄射玩得不错。旅客抄来了一篇祢衡做的《鹦鹉赋》,荀彧捏着那些高贵冷艳的词句,轻声念着,胸中泛起一股酸酸的感觉。

“惟西域之灵鸟兮,挺自然之奇姿。体金精之妙质兮,合火德之明辉。性辩慧而能言兮,才聪明以识机。故其嬉游高峻,栖跱幽深。飞不妄集,翔必择林。绀趾丹觜,绿衣翠衿。采采丽容,咬咬好音。虽同族于羽毛,固殊智而异心。配鸾皇而等美,焉比德于众禽?……”

荀彧心想,祢衡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你若回许都,来和我玩儿,我一定让你过得快活。也不用你天天陪酒陪客陪念赋,只要在我家呆着,你可以想果奔就果奔,想骂人就骂人,想写诗就写诗。

又过了两年,关于祢衡的最后一条消息传来了:他被黄祖处斩,葬在鹦鹉洲。

荀彧恍然想起当年曹操对他转述的话。曹丞相的嗓音微哑而低沉,却模仿着祢衡高亢凛然的声调:

“此等人物,吾尽识之:荀彧可使吊丧问病……”

那个高傲的年轻人,其实早就想好了以后的事么。

 

鹦鹉洲是江水中一座小小的江心洲,先前祢衡常常来此处与黄射一同宴饮游乐,据人说这名字也正是祢衡写了《鹦鹉赋》之后才取的。祢衡为黄祖命人杀死,黄射不及赶来相救,哭倒在尸首之前,就将祢衡葬在他们的旧游之地。

站在祢衡坟前,荀彧感慨万千:什么叫智商是硬伤,这就叫智商是硬伤。把自己至交好友埋在个岛上,还是离江水这么近的地方,简直细思恐极。

他抚摩着碑铭,想要念诵些什么,来吊念这位天下名士。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故其嬉游高峻,栖跱幽深。飞不妄集,翔必择林……

虽同族于羽毛,固殊智而异心。

很多很多年以后,荀彧终于听说,大江决水,冲击夏口,祢衡的坟已经化为河泥,沉沦江底了。已经知命之年的荀令君不由得洒了几点眼泪。当初祢正平那年少气盛的容颜又浮现在眼前,虽然已过了许多时日,但仍然那么明晰而美好。

他自己的生命也即将走向结束。事已至此,他是不是犯了个严重的错误,搭进了一生心血,自己实在无法评说。然而他想,那个弱冠年纪就殒命的祢衡,一定自始至终,都那么孤绝冷绝地站在他所坚持的正确上。

荀令已老,处士犹秀。荀彧点了一把火,将平生所写的笔记书信全烧了,随后安静地躺在榻上,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

也不知道和他仅仅见过两面,彼此只交换过一句话的祢衡,会不会前来迎他,神动色飞,邪魅狂狷地说上一句:

“闻令君死至,特来吊丧。”

评论(4)
热度(24)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