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短文】【水鱼/封玄】主公,今天你造反了吗?

我家的网终于自己修好了自己,于是我来混更新了。

这是在贴吧看到有人说“刘备是汉末造反第一人,因为他从小说过要乘羽葆盖车,而且给儿子起名封禅永理……”我气不过而写的嘲讽文。

从之前发的那篇《曲终》里,可能有人也能看得出来,某赫极度厌恶YY过分的起点流主角。这篇造反梗多少也带有一点这种意思,文中的刘封同学纯属躺枪。我先给他道歉啦!非常非常对不起!如果要祥瑞我的话,请记得带着你义父一起来祥瑞我。


正文


有人说,男人一辈子都是十五岁的少年。

我们姑且不谈生物学上的技术层面,也不论这话放在其他人身上是否皆准;单是对于有一个人来说,他十五岁的时候,确实是雄心勃勃,壮志遄飞。每天日思夜想,恨不能立即身登青云之端。他认为自己一辈子都会像此刻一样,是个胸怀远大理想的五好少年。

你可要听好了!这个人就是著名先汉贤臣的后代,在罗县有大片封地,惜哉父母早亡,如今寄居在樊城舅父家的罗侯寇氏之子——刘封。

——等等,上面这段人物介绍似乎写得太扯淡了。

刚才那都是幻觉!我们重来一次。这个人就是著名先汉贤臣的后代,在罗县有大片封地,惜哉父母早亡,如今寄居在樊城舅父家的罗侯寇氏之子——寇封。

当然后来他改叫刘封了。

 

建安七年,刘封十五岁了。在他人生的前十四年,他几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过去和未来的事,每天只是朴实地吃喝玩乐着。但是这一年,他的人生忽然不一样了。刘封某天早上从甜梦中醒来,突然感觉浑身涌动着莫名的力量,他晴天霹雳般得到了一种无比的自信——他刘封,哦不对,他寇封,是要成大事的人!!

但是刘封觉得自己身边的人都太怂了。

他对舅父樊城县令刘泌说:“告诉我你的梦想!”

“封儿,你功课写完了吗?”舅舅反问他。

他对舅母刘夫人说:“告诉我你的梦想!”

“帮我把外面的衣服收了去。”舅母做着刺绣,头也没抬。

他对前来服侍他梳洗的侍女说:“告诉我你的梦想!”

“不不,不敢想,什么也不敢想。”侍女惊恐地摔了脸盆,声传数里,一县皆惊。

刘封对这个世界感觉深深地失望。

樊城里来了曹操爱将曹仁的部队。刘封以为自己能觉得刺激点儿,但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心中很鄙夷曹操——你有本事抓皇帝,你有本事造反啊!好比黄巾贼寇之首张角,或者像短命的仲家帝袁术,虽然留下骂名,被群攻而歼,至少人家事情做得轰轰烈烈,不失为胸怀远大理想的五好中年。

不想当皇帝的军阀不是好反贼。

左将军刘备的兵马杀进城来,把曹仁赶回许都之际,刘封就站在高高的城楼上观风景。他看着曹仁大吃一惊、狼狈逃窜的身影,觉得有几分快意。然后刘备也策马进城了。刘封走近几步,想看看这人。

刘备对旁边的部下说:“去城东五里扎下营寨。我在城中抚民。大家今天都辛苦了,要按时造反,不可延误。”

刘封脑中“嗡”的一声响,头晕眼花,热血上涌,整个天地都绕着那个白马背上的左将军旋转起来。

 

急忙赶回家中的刘封把曹仁被刘备打败了的事告诉了舅父。刘泌连忙跑去迎接,后来死死握着刘备的手,非要请他回家吃饭。刘封非常满意,对舅舅有些改观——毕竟是和自己这个优质少年沾亲带故的人,怎么可能太怂呢!高兴的刘封像门神一样杵在舅舅身后,一直看着对面的刘备。

刘备虽然不是美貌少女,但是总被两道热切的目光追着看,也觉得有些坐立不安。后来他咳嗽一声,开口向刘泌发问,你身后这位气宇轩昂、目如朗星的少年是谁。刘泌说了,刘备听说他父母双亡,心中有些恻然,于是提出认他为义子。刘泌还没来得及说话,刘封抢上几步,冲着刘备磕下头去:“孩儿拜见父亲!”

认了刘备做义父的刘封乐颠颠地跟着他去了新野。刘备也好久没给男孩子当过父亲了,这下又得城池,又得孩子,不禁心满意足。每天在家相军师,教义子,感觉颇为充实。

过了几个月,刘备觉得封儿对自己远不像最初那样五体投地、热情亲近了。有一天他和属下一名叫做项真的小文官谈论起这个孩子。项真说:“主公,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个人,是一位优伶……”

“啊,是个幽灵?”

“一边儿去,还是个幺鸡呢!是个演员。他擅长扮演高大威猛的英雄好汉,纵声一笑,声振屋瓦,旁边龙套路人酱油炮灰各种群演齐齐为之失色,什么什么的。他的儿子当然也很爱看他的戏啦,每天都追着看,痴痴迷迷,喜气洋溢,得意地跟旁人炫耀:那是我父亲!先轸是我爹!信陵是我爹!唐雎是我爹!卫青是我爹!……”

刘备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脸,问道:“后来呢?”

“后来演员脱去戏服,卸掉妆容,一身布衣地回到家里,他儿子却不肯认他,大哭起来:‘我父亲才不是你这样的凡人!’演员没有办法,只好找来一套戏服穿上,然后才赶回家。他扮成被驱赶出咸阳城的武安君白起,身穿士卒甲胄衣衫,头发披散,孤身一人,潦倒落魄。这样打扮是非常难受的,但是他儿子一见到他就欢呼雀跃,抱着他的脖子又叫又跳,父子两人这样才能愉快地在一起玩耍。”

刘备若有所思。

 

次年春天,刘备出兵豫州,讨伐曹操。

两月之后,无功而返。

刘封还是不搭理他义父。刘备觉得很委屈,看来项真讲的故事不对。

“我还以为我看少将的心思看得很透彻呢!待我去问问他。”项真很气愤。“少将你为何不爱主公了少将?”

“不许叫我少将。”

“好的少将!没问题少将!少将你说,你究竟爱的是主公哪里?”

刘封皱起眉头,含怨嗔视:“我不爱他!”

“你看,还没开始说呢就歪楼了。”

刘封气得扭头就跑,跑没两步就撞进了自己义父的怀里。刘备拍拍他背,温声问道:“封儿,你究竟想要什么?”

“放开我,你这个骗子。”刘封怒道,“在樊城,你说要按时造反,不可延误,都过了一年了,说好的造反呢?”

刘备当时就震惊了。过了好久他才反应过来:“封儿你是不是听错了,南北口音不同,我可能说的是‘按时造饭’……”

刘封一愣,随即大哭起来,使劲挣扎:“你走开!我父亲才不是你这样的凡人!”

刘备瞧了项真一眼,只见他正望着窗外晴朗的日色,假装没听见这边的说话。刘备心中暗自埋怨:“叫你丫的乱说故事!”

 

“那你想怎么造反啊?”刘备整理了一下思绪,继续柔声劝慰刘封。

刘封收起了哭声,认真地说:“我们这就北上,到许都杀了皇帝,你去坐上龙椅。”

“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你不当我当!”刘封瞪起眼来。

刘备想,自己的武力值还不到八十,在场三个人加起来,归了包堆还不到八十五,这能造反?

项真默默地过去把门打开了:“主公,要走快走。”

“坐灰机的话,你们还能在曹总家吃下午茶呢。”他又加了一句。

 

刘备拗不过刘封这个意志坚决的孩子,跟在他后面出了城,向北一直走。过城门时,军侯魏延看着这少见的搭档,十分诧异:“左将军,您这是干什么去?”

“去造反。”刘备淡定地说。

直走到天色全黑,看不见路了,也才走了十几里路。刘封累得也走不动了,弯着腰直喘气。刘备问他:“还造反么?”

“改天再说吧。”刘封的豪情烈胆都叫双腿的酸软拖得沉甸甸的,飞不起来了。

刘备点了点头,把他背了起来,向东走去。没一会儿,眼前的荒郊野地中出现了三座小小的茅屋。一个玉树临风般的青年迎出屋来,看见这对父子,无比惊讶:“玄德公,这是怎么了?”

“造反失败。”刘备异常淡定地说。

那青年噗地笑出声来,转身将他们让进房中。刘封坐在软软的垫子上,双腿舒服多了,肚子却咕咕叫了起来。刘备摸摸他的脑袋,问道:“我们还是造饭吧,好不好?”

也不等他回答,就回身去帮那青年做饭了。

香喷喷的馅饼吃到嘴里,刘封突然觉得胸中的雄心壮志不但飞不起来,简直快要从裤腿里掉出去了。他赶紧大口咬了几口,表现出自己即使是吃饭,也比其他人要宏大得多,壮烈得多。

再后来,刘封再也没有提过造反的事儿。因为只要一提,就难免想起刘备和诸葛亮一起炒菜烙饼的情景,还有那热香四溢的味道。总有一种好饿,还好想谈恋爱的感觉……

 

主公,今天你造反了吗?

评论(9)
热度(15)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