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宾部番外】【陆佑篇】镜中花

拖了好几个月的番外_(:з」∠)_

正文戳这里:三国礼宾部纪事

计划给礼宾部主角七人组每人写一个番外,所以这是7个番外的第一个。实际上也是唯一有必要写的一个。

这个番外补全了正文里关于陆佑和蔡文姬的一点剧情遗留。

CP:陆佑|蔡文姬


在陆佑短暂而又无限延续下去的生命中,蔡文姬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哎呀?”

蛾眉微蹙,秋水般的眸子略略睁大,素手因为惊讶而抬起。她轻启绛唇,吐出两个珠玉般清脆的字来:“哎呀?”

陆佑走上两步,让她看清楚自己的相貌神色。这是第一次,蔡文姬切切实实地将他这个人看在了眼里,并且只看着他一人。

在这个群魔乱舞、魂灵狂欢的世界里,这个真切却不可思议的世界里,陆佑的目光自始至终只追寻着蔡文姬。现在他的注视终于得到了回应。

她的手仍被身旁那个穿越者紧紧握着,眼睛却向陆佑瞧过来。她微微动着嘴唇,欲言又止,陆佑知道她想说什么:“这个人不是董祀,不是我真正的丈夫……”

但这句台词并没写在剧本中,所以蔡文姬不能够说出来。穿越者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斜瞥了一眼,随后便将胜利的目光向陆佑这边投来。

虽然这位穿越者长着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可是却叫嘴角那小人得志的笑容带得减分不少。陆佑并没看他,只默默地凝视着蔡文姬,两人的眼神交汇在一起。

陆佑的脑海中如同被弹幕击穿一般飞快地掠过一行诗句,每个字都清晰到了具象化的地步,仿佛还伴随着凛冽的声响:

“去去割情恋,遄征日遐迈。悠悠三千里,何时复交会?”

正是蔡文姬的名作《悲愤诗》。

对面的作者大人平静地望着他,既不可能知道陆佑脑子里在想什么,也没有一丝迹象透露出她内心的感受。

“怎么了,文姬?”穿越者带着恶意捏了捏掌心的小手,“这种人你看他做什么?我们该走了。”

蔡文姬回过神来,转头望向身边的男子,唇边微笑温柔醉人:“对不起,夫君。我稍微有些出神了。”

穿越者亲昵地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大笑起来。蔡文姬秀脸生晕,瞪了他一眼,随即在侍女的搀扶下登上了一辆马车,消失在陆佑的视野里。

周围的景色动荡流转,最终化为一片宁静的淡黄光线。

这场戏结束以后,各方都觉得挺满意。蔡文姬那若有所失、微露伤感却又内敛的表情简直棒极,“董祀”深情款款的演绎也很赞,可惜少了点儿悔恨,不免让穿越者大人有些美中不足之感。

陆佑想象着一无所知的编剧会给自己什么评价和感想,不禁嘴角勾起讽刺的笑容。发挥苛刻的天性,在心中狠狠贬损了编剧一番之后,他回想起了自己真正的人生中,那绝无仅有的一次邂逅。

三十岁的陆佑和三十三岁的蔡文姬的邂逅。

在那场公卿名士、远来宾客齐集的盛宴上,她荆钗布裙,赤着双足,从容地走了进来。乌发没有梳起,只是垂在雪白的脸颊两侧,衬得秀丽的眉宇间像是结着经年严霜。

蔡文姬是为了丈夫的性命,来向曹丞相求情的。当她开口时,眉眼沉静安详,却又带着一二分自然而然的哀伤,柔和动听的嗓音陈说着条理分明的言辞。虽然做一副朴素的装扮,却浑身上下透出令人心折的高贵气质,这种凤凰落难的反差顿时引起了在座众人的怜爱和唏嘘。

陆佑也不例外。他人仍安坐在席间,一缕情丝却已飘了过去,牢牢系在了蔡文姬身上。在陆佑三十岁之前,他的人生中从来不存在什么男女之情,但就在这一瞬间,他被爱神的金箭逮了个正着。

从那以后,陆佑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能再见到他的意中人。在抄诵她的诗作之余,每每在心头萦绕的也就是这次短暂的邂逅。自思之所以爱着蔡文姬,倒不是想和她日夜相对,终生厮守,只是偶尔得到她的些许消息,知道她平安快乐,就已满足了。

所以在身死之后,灵魂落入这个世界,他便替董祀扛起了出演的工作,把那些不愉快的剧目全都接了过来,只为近距离地看看蔡文姬幸福的样子——当然私心也是有的,那就是希望她能够知道他的存在,记住有这么个人在爱慕着她。

他一直将这项工作继续下去。蔡文姬再见到“董祀”时,幽深漂亮的眼中神色也逐渐由震惊转为不出意外。剧本之外,她从来没有找他说过话,他也无意去打扰他们夫妻的生活。

直到空白剧本出现。

有一天陆佑在不同寻常的光景中醒来。就像是他在睡梦中进入了戏里似的,周围不是那个温暖的淡黄色空间,而是真真切切的一所房屋,家具陈设一应俱全,看起来就和他在庐江的家一样。

他闭上眼睛,努力搜索枯肠,并没有已经撰写好的台词浮到嘴边。他站起身来,试着在房中又跳又叫,放声唱歌,也没有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他的口舌手足,让他动弹不得。

甚至当他跃上一匹快马,扬鞭疾驰时,他也就这样离开了自己的家,离开了庐江城,离开了从前注定的命运。

陆佑再一次得到了彻头彻尾的自由。

这光景实在不可思议,也无法理解。

脑筋一向很好的陆佑花了一点时间才搞明白现在自己身处的状况。好在陆佑和董祀都是存在感薄弱的大众脸,他出演过的戏码并没多到变态的地步,很快他就从脑中读取了一段封存已久的剧本。

那个叫做“寒门天下”的剧本中的内容,看起来和目前的局面十分相似。只不过和其他原作人物碰头交换情报后,陆佑发现似乎所有人都是突然被投入这里的,而且和他同样,他们也都不知道台词和剧情。对他们来说,这倒好像是一场从所未有的穿越大戏。一觉醒来,就已经被安置在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世界里,要怎么去改变命运,全凭自己选择。

原来如此,以“寒门天下”为蓝本的舞台,但是所有演员都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自由活动……

这编剧大人还真是够任性的!不就是他一个人的自我满足吗!

心头冒出了以上怨言,并且稍微怀疑了一下编剧的身份,随即陆佑就把它抛在脑后了。对蔡文姬的痴恋让他立即想起,这个时间点他的女神该是在成都,和实际上是穿越者的益州牧郭嘉在一起。

于是他去了她的所在。十六岁少年纯良无害的外表和一些适度的谎言,让他顺利地进入了郭嘉的府邸。本来要成为贴身仆从是个难题,但在他的脸出现在蔡文姬面前以后,这也变得容易起来。

毕竟没见过这个年纪的陆佑,在这里再次会面时,蔡文姬有一阵子用陌生人的眼光打量着他。然后,看来是认出他来了,她略微扬起纤秀的眉毛,脸上流露出讶色。

然后这位蔡文姬夫人默然点了个头,起身走开,消失在他的视野里。她走动时,身上的环佩发出细碎的玎珰声,混合着裙摆摩擦的窸窣声,好像美妙的乐音一般,灌入陆佑耳中,响成一片倾诉不尽的衷曲。

她什么也没说。蔡文姬向来伶牙俐齿,但这天见过陆佑之后,她格外沉默起来。

就仿佛陆佑是挂在她心上的一把锁。

后来徐州的麋芳带着他妹妹麋贞来到成都,投奔穿越者郭嘉。陆佑暗自好奇,他隐约记得原剧情里郭嘉并没有在这个时间点就纳麋贞为妾,难道郭益州真的爱上了这小姑娘或者她家兄长?却也没有多想,依然中规中矩地做着自己的事。直到他在街上撞见了一位本不该在这里的熟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是刘备的阴谋。

机智的陆佑很快将自己也编织进了这个局中。当郭嘉高高兴兴地饮宴时,陆佑潜入内院,见到了蔡文姬。

“和我一起走吧,文姬小姐!”一见面,他便说道。

“你说什么?”

这就是蔡文姬对陆佑说的第二句话。

陆佑把目前的状况简要解释了一下。总而言之,现在郭嘉喝得大醉,他们两人都熟悉地形,蔡文姬还是这府上的女主人之一,后门外有马车在等着,要离开这里不是什么难事。

他说完以后,蔡文姬静静地看了他片刻,然后摇了摇头:“请恕我拒绝。”

看着他瞠目结舌的样子,她微笑起来,像是觉得有趣似的:“你好像没想到我会拒绝,陆先生。”

“为……为什么?”陆佑有些语无伦次地问着,“你是不相信,不信任我吗?我并没有奢望什么,我可以带你去见你的丈夫……”

蔡文姬再度摇了摇头:“我的丈夫就在这里。即使真正的拙夫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也只能用同样的话语回答他。哦,你不要误会,陆先生,我并没爱上那个穿越者。只不过既然我们身在这个剧本之中,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

“但是我们已经自由了,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全都——”

“你真的那么认为吗?”蔡文姬转过身去,自顾自地在桌案旁坐了下来。

“陆先生,你看看现在的我。我是益州牧郭嘉的妻子,膝下还有一个儿子。我的丈夫待我很好,我从十三四岁时就认识他,爱慕他,然后嫁给了他。虽然我对这些剧情没什么印象,但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陆佑低声道:“我并不这么认为。”

“——然后,我也并不想改变这种现状。”蔡文姬接下去说。

陆佑盯着她沉静平和的面容,和那不断吐出他不能理解的言语的水润樱唇,过了很久很久,才问道:“那是为什么呢?”

蔡文姬抿起嘴唇,露出一个略带苦涩的微笑。她将右手向旁一摆,那动作说不出的优雅。她说:“如你所见,我觉得现在这种生活没什么不好的。相反,要离开这种生活,则需要抛弃许多,牺牲许多……也许我是个懒人,我想就这样继续下去。”

陆佑沉默不语。在心底,他已经无数次描绘过这个场景,总归是自己将受尽苦难的蔡文姬拯救出来,她用又感激又钦佩、脉脉含情的目光凝视着自己,从此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而此刻,全没料到的剧情让他脑子里一片混乱荒凉。

默然了半晌,蔡文姬忽然轻轻一笑,又道:“说起来,陆先生,见过你扮演拙夫以后,我稍微调查了你一下,从许多人那里听说了你不少事……我就忍不住想,真好啊,原来还有这样一位了不起的人对我抱有好意,始终关怀着,暗暗照顾着我。真好啊。

“可是陆先生,我也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现在难得有机会和你说上几句话,我就冒昧地问一问好吗?”

“你问吧。”陆佑口齿干涩地说。

蔡文姬斟酌了片刻,缓缓开口问道:“你真的爱着我吗?你真的爱着你面前这个蔡文姬吗?”

她等了一会儿,陆佑始终没有回答,便苦笑着说了下去:“不爱的对吧……”

蔡文姬提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清香四溢的茶水,双手捧到他面前。

“陆先生,你并不了解我,所以把我想象得过分美好了。我猜你一定想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然后给我只有你才能给的幸福,对吧?但很抱歉我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我只要现下幸福就够了,至于是谁给的,顾不了那么多了。”

陆佑看了一会儿她平静地微笑着的秀美脸庞。然后他没接她递过来的茶水,转身从窗中跳了出去。

眼底略微发热起来。

她说得没错。他陆佑魂牵梦萦的是当年在曹丞相宴席上所见的那个蔡文姬,那个经历了十余年塞外风霜、已然青春不再的蔡文姬,那个荆钗布裙、嗓音清晰哀伤的蔡文姬。

那个充满了悲剧色彩的蔡文姬。

他心心念念想着那个蔡文姬,想要救她脱离苦难,想要她一生一世平安快乐。

不是她。不是眼前这个遗忘了辛酸痛楚、沉湎在蔷薇色光泽中的蔡文姬。如果当年的盛宴上,从厅外走进来的是这样一个女人,那么她对于陆佑来说,定然也如过眼云烟一般,不会放在心上。

陆佑爱上的,只是一个从过去而来的虚影。他镜花水月的爱情,在那真实存在的人疑问的目光中,渐渐变得虚幻易碎,而显得可笑了。

但只要留在那实物身侧,终究有一日,还可以与自己所爱的影子相会的吧?

陆佑笑着,握紧了手中的刀鞘,走向郭嘉和麋贞的新房。


【镜中花·完。】

评论(2)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