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杂谈向二十题问卷

《写手杂谈向二十题问卷》


via http://sanqianqiu.lofter.com/post/2475f6_6cd9a48


1.请写下喜欢的颜色

首先应该是各种绿色。黄药师的青布直裰,青青的石青色长衫,桌上的几件碧玉玩物,真三4那个墨绿色与金色相间的背影,冰凉甜软、微微融化欲流的哈密瓜味雪糕。

然后是红色,鲜花盛放吐蕊的那种极度明艳热烈的红,单凭视觉就能感到其芬芳、其生命力的红。

然后是黑色。


2.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名词

希望。


3.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形容词

明朗。


4.请写下一个喜欢的成语/四字短语

性情激烈。【你滚


5.请写下最偏爱的季节,并写下一段关于这个季节的话

没有特别偏爱的季节,秋天勉强算是吧。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6.请写一段间接表现“热”的段落

面前火堆烧得最烈的时候,郭嘉全忘了现在是什么天气。他好像短短十分钟之内,就被人从深冬扔到了盛夏,口中和双手无比干燥,心头有不安分的姜饼小人拱来拱去。再过一会儿,水滴从后颈沿着脊背往下淌,整个人像是刚从湖里捞上来似的。

“吃橘子。”刘备拿起个果盘。郭嘉抬了抬胳膊,示意自己手没空,问道:“你喂我啊?”

然后那瓣艳黄的果实在面前一晃,当真塞进了嘴里。也许是在火旁边熏了太久,橘子尝起来暖乎乎的。舌尖泛起一丝从那人手上带过来的淡淡的盐味,一口咬下去以后,才变得酸甜起来。


7.如何描述“光影”?

郭嘉睁开眼时,首先看到的是灰白柔和的天光。视线中有一个人面对着自己,他整个人都像是一片陈旧的剪影,容貌也看不分明。

然后郭嘉看清楚了。这人三十来岁模样,长眉秀目,两颊莹润,鬓发如墨画的远山流云一般。应该算是挺年轻的人了,可是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淡漠和疲惫之色,简直有些令人心惊。

【窝的《三国礼宾部纪事》】


8.请随意描写一种植物

出门的时候踩到什么柔软的东西,低头一看,脚边尽是散落的嫣红花瓣。不知道谁拿了个玻璃瓶子,插了几朵街上卖的玫瑰花。然而瓶子已经倒了,茶杯口那么大的花骨朵散了一地,有一朵已然完全碎了,片片花瓣离梗而去,露出鲜黄色的花蕊。

说是玫瑰,实际上是月季吧?心里揣度着,还是有几分不忍,于是蹲下身去,试图将那一朵朵乱红拣回瓶里。然后便被尖刺扎了手。


9.请以一段对话表现一个人物的性格/一段剧情

“你不是已经意识到了吗,就如你和我那可怜的女主角分别之前所见……”眼前的黑衣少女眉目间露出一丝疲态,伸手向右一摆,如此说道,“你们都是我创造的角色。你们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所下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我亲笔写出来的。和你们自身的意志毫无关系。我心爱的主公啊,你之所以会在我面前叫嚣着要我把你还回那个世界,也无非是我因为恶趣味而亲手设计的一个剧情罢了。”

“不是!”愤怒和焦虑让他已然无法分心去细细思索,判断对方说的话是否真是他一直在寻求的真相。他只是毫不犹豫地厉声反驳回去,“绝对不是!我是在凭自己的意志跟你要求!你不过是个作者又知道什么,赶快把我送回原来那个世界!把阿凌放了!”

那黑衣少女却没理睬他,依然自言自语似地轻声说下去:“我创造了这个所有三国人物不停演戏的世界,把我心爱的主公作为主角,起初只是想虐一虐你,引起大家对你的爱怜,稍微打醒一下那些在写无营养网文的人而已。阿凌只是你身边一个伴儿,说重要也不算重要。但是后来我的想法就变了。我就算虐你,那些网文党恐怕也不在乎,还不如让阿凌替换了你,这样整个故事就有头有尾了。从此再在网文里看到什么恶心的剧情,大家就可以自我安慰‘那是阿凌,那不是主公’。”

他越听越是身上发冷,忍不住骂道:“你……你这么无情无义,比网文党又好在哪里了?”

黑衣少女沉静的脸微一抽搐,顿了片刻,才苦笑着道:“写完了这个故事也就算了,我真是抖M才会安排这么个番外,把我自己也算计进来,让我最爱的主公这样骂我……”

【这段窝准备写在《三国礼宾部纪事》的第七个番外里!论M的乐趣!】


10.请摘录一段你喜欢的歌词/诗句/文章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鲁迅《〈呐喊〉自序》】


11.认为自己的文风最像哪首歌的风格?

Scarborough Fair。旋律舒缓柔和,回环往复;而歌词基本上是自我满足,别人看了不明觉二,其实都是作者爱的暗语。


12.写几句童话吧

张松从小爱看童话书。那些故事里充斥着唇红齿白的美貌、金银线做的漂亮衣服、法力高深的动物和魔法师,以及躺着也能娶女主角的国王或王子,每每让他艳羡不已。

虽然每天对着镜子一照,就知道自己和童话的主角完全搭不上边,但张松仍然像灰姑娘一样恪尽本分、任劳任怨,做个有口皆碑的好人。期望着有一天遇到自己实在解决不了的困难时坐在地上一哭,终于会有善良的女巫出现在面前,施展法术将自己变成个大美人,解决掉所有反派,最后又尽职尽责地把他打包送给一个英俊深情的王子。

后来张松遇到了刘备,这个人明眸皓齿、一笑起来整个布景都开满鲜花,可惜他没有绣着金色太阳或者银白月亮的漂亮衣服,也不爱笑,经常被他的一个叫什么某赫的后妈欺负得躲在角落里哭。

然后张松突然就知道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他咧嘴笑了,伸出手去。

“嘿,要不要来签个契约?物超所值哦。”


13.写几件很酷的事情

怀瑜焚旧简,挟醉叹孤花。

悠悠赴郁水,簌簌委沉沙。

客持泰阿来,与舞清辉下。


14.描述自己曾经的一个梦

诸葛瑾作为东吴的使臣,免不了经常到国外出差。有一天吃完了饭,刘备问他:“贵国近来似乎有些谣言,和子瑜先生的身家有关。”

诸葛瑾心想,这不怪你怪谁,一切都是刘备的阴谋!但他很淡定地答道:“吴侯已经开新闻发布会辟谣了。”

刘备眨了眨眼睛,突然挑起嘴角微笑起来,不怀好意地问:“要是我真有心想招揽子瑜先生,你会答应吗?”

诸葛瑾把筷子一放,站起身来。刘备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又把人从饭桌上气跑了,却见诸葛瑾凑到近前,从容不迫地伸出双手,去解刘备的衣带。

刘备吃惊得呆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要是换成另一个人这么做,他早一脚踹飞了对方。不过这位气度雍容的诸葛子瑜先生,做起这件实际上唐突又令人不能理解的事来,却带着那么自然而专注的神情,好像他完全有这么做的理由似的。

诸葛瑾解开了刘备上身的衣衫,露出胸口肌肤,随即又收回手来,垂下眼,将自己的前胸也袒露出来。这才说道:“玄德公,您明白了么?”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刘备拽着衣带苦笑道。

其实直到多年以后,他还是想不清楚诸葛瑾到底要表达什么。难道是说,他们都知道彼此最隐秘的心思,一眼就能看穿对方,所以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做这么色气而又扯淡的梦_(:3」∠)_】


15.描述自己喜欢的一个电影镜头

离开那间已经永远带走他妻子的病房,他看见老父震惊中浮起一二分痛惜的脸。

“对不起……”父亲微微动着嘴唇。

“爱就是永远不要说对不起。”他重复了一句妻子曾经对他说过的话,然后决然地走了出去。

他走到他们当年恋爱时曾经打闹嬉戏过的那片滑雪场。然后在外面坐了下来。苍黄干枯的背影一直凝视着,那片空无一人的洁白的雪地。

【爱情故事(Love Story)】


16.描述自己喜欢的一个漫画分镜

对我说完令人瞠目结舌的话语之后,那个全身戎装的女人潇洒地转身就走。

“再见了。”

几个清冽的字眼被掷了下来,听不出半点留恋。我迟钝的精神忽然从刚才的交谈中捕捉到什么,忍不住出声叫道:“等……等一下!刘备……你……装扮成男人还要作战……到底有何目的?”

她略微回过头来,长发的尾端在空中甩起五六寸的高度。那黑玉般的眸子冷然坚定,眉宇间透出一丝凌厉之气。

“我要杀了张角。如此而已。”

她那冷漠的态度让我有些无奈,但我仍然勉强堆起微笑,坚持地问道:“我不是指这个……那么你除掉张角之后呢……”

我有些期待地望着她,等着那清丽嗓音的回答。

她一怔,好像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似的。

随后她微微扬起头来,第一次露出了像个天真无邪的少女般的表情,凝神思索了一阵。

“……这个嘛……”

紧接着她也微笑起来,说道:“那我存在的理由将会消失。我打算自我了断。”

完全没有料到的惨酷答案让我愣在了原地。

那个蠢女人……开什么玩笑?

“我打算自我了断。”

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这样说。她微笑着这样说,眼中甚至流溢着明快的光彩,像是在说着什么最自然不过的事情。

一个面容俊秀、身体洁白无瑕的少女。一个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的少女。

而她以为我会这么听过就算,眼看着这种事发生吗?

霎时间热血涌上头顶,我整个人都为一股狂热的情感所驱使着。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握紧了长矛,我拼命追上就要走远的她。

“喂!让我加入你的军队吧!刘备!”

那以后的很多年里,我不断回忆起当时她扬头深思,然后微笑着对我说出那句话的情景。每次记起,心里就有一阵痛楚翻搅起来,搅得我不得安宁。

然后我便又想起我从军的初衷——我要留在那个女人身边,保护她,协助她,并且让她知道,世界上还有许多值得去做的事情——根本没有什么自我了断的理由啊。

【《三国乱舞》(ランペイジ)】



17.列出自己迄今为止最满意的几个标题

《魔法幻影》

《青影》

《钟音》

《季汉穿越物语》(原名《论先主及昭烈帝与玄德及我家主公之关系》,多么邪魅狂狷)


18.描述自己理想的伴侣类型

“小甜饼,请坐好,听你绿朋友对你表白五分钟。”

他瞧了一眼今天明显不太正常的恋人,当真端坐起来。

她拿过手机开始放一首歌的伴奏,然后把手举到脖子前面,假装自己拿着话筒,唱起歌来。

没听两段他就很想扶额,明明是一首两人对唱的歌,这货非要作死一个人唱。他只好配合着一起唱了几句,不过很快他就忘了这一点,非常投入地唱起了男高音。

这是一首他们都很喜欢的意大利语歌,而且一向能被它的歌词燃起来。等最后几句唱完,他们已经凑得很近了,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脉脉深情。

“怎么样,感受到窝的爱意了吗?”

“你今天受什么刺激了?”

【知道没人看得懂,所以来分析一下,我理想的伴侣应该三观端正性情激烈【你滚】,且是个无害的草食系男子,也就是说必须三观和我相似,外柔内刚,有修养和必要的文学素养,比任何人都理解和尊重我_(:3」∠)_】


19..你将来希望成为怎样的人?

“烧成这样还写字,成心给自己找不痛快啊?你这是对那些老百姓不负责任。”

阿凌眉毛耷拉下来了一点,清亮的眼睛责怪地瞧着他。项真本已坐起来了,看这意思只好又躺回被窝里,闭上了眼。只听阿凌问道:“我去请示阿璇,叫县衙的医生来给你看看,好吧?”

“不好。”项真闭着眼睛说。

“那我自己去请医生来,好吧?”阿凌以为项真还在跟唐璇一家赌气,却听他口齿不清地开始拽一些零碎句子:“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己成而后治之,不亦晚乎?”

“有病不求医,你这是作死。”

项真抬起手来,在自己心口虚指了指,说道:“我病的是这儿,不是别的地方。”

“我看你是脑子有病。”阿凌被他气得笑了出来。她忍了一下,又问道:“常言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子存,你的心药是什么?”

项真却不答话了。阿凌向床上一看,见他双眼紧闭,气息悠长,但心知此人绝不是片刻之内就睡着了,只是懒得应声,在装死而已。她想了想,还是去了唐璇的院子一趟。回来以后,她又向项真说了几句话,他半睡半醒,听了也不入耳。随后阿凌又出去了。

【窝的《季汉穿越物语》中的女主角阿凌,三观端正,性情刚强,吐槽帝,独来独往,很会照顾人,而且被自己的恋人深切地理解和尊重着】


20.写写自己的生活

阿凌绑马尾时,一头长发垂到肩胛骨,这种发式在内院众人眼中自然是不合适的。不仅如此,她的走姿也和侍女们轻巧的步态有些不同。但有一样好处,阿凌走路时总是扬着头,眼睛漫不经心地扫过要走的路,脸上不带一丝笑容,那种写满了“我无心解释”的气度足以吓退任何好奇宝宝。阿凌对这种表情的益处了如指掌。

但吃过早点,谈笑一阵,再从唐璇的院中返回那会儿就不一样了。那时唐璇已经给阿凌梳好了头发,让她看起来和一般女子没什么太明显的区别。这样的阿凌发型像星儿,衣服是星儿的,身形也有点像星儿。结果阿凌总是被当成侍女叫住,然后被吩咐去做一些事情。

在第五次辩解“我不是侍女”之后,阿凌怒了。她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这天早上,她找出了据说是她最初所穿的那套文士衣服,穿在身上,把头发绑成发髻,束上方巾,打扮成一个书生模样,这才动身前往唐璇的小院。结果阿凌总是被当成项真叫住,然后被吩咐去做一些更离谱的事情。

“你人缘太好了吧?”等项真从徐庶家回来,阿凌就向他诉苦。

“这是人缘差。”项真很明智。

【还是窝那包罗万象的《季汉穿越物语》23333子存的生活基本上就是我的生活】

评论(2)
热度(5)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