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进化问卷

鸣谢黄河大大,黄河大大总是做很有意思的问卷~

鸣谢问卷设计者


1. 请节录三个月内所写的作品之开头、结尾以及自己最喜欢的部分。

《镜中花》(《三国礼宾部纪事》番外)

时间:2015.5

CP:陆佑(陆儁)|蔡文姬


开头:

在陆佑短暂而又无限延续下去的生命中,蔡文姬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哎呀?”

蛾眉微蹙,秋水般的眸子略略睁大,素手因为惊讶而抬起。她轻启绛唇,吐出两个珠玉般清脆的字来:“哎呀?”

陆佑走上两步,让她看清楚自己的相貌神色。这是第一次,蔡文姬切切实实地将他这个人看在了眼里,并且只看着他一人。

在这个群魔乱舞、魂灵狂欢的世界里,这个真切却不可思议的世界里,陆佑的目光自始至终只追寻着蔡文姬。现在他的注视终于得到了回应。


结尾:

陆佑看了一会儿她平静地微笑着的秀美脸庞。然后他没接她递过来的茶水,转身从窗中跳了出去。

眼底略微发热起来。

她说得没错。他陆佑魂牵梦萦的是当年在曹丞相宴席上所见的那个蔡文姬,那个经历了十余年塞外风霜、已然青春不再的蔡文姬,那个荆钗布裙、嗓音清晰哀伤的蔡文姬。

那个充满了悲剧色彩的蔡文姬。

他心心念念想着那个蔡文姬,想要救她脱离苦难,想要她一生一世平安快乐。

不是她。不是眼前这个遗忘了辛酸痛楚、沉湎在蔷薇色光泽中的蔡文姬。如果当年的盛宴上,从厅外走进来的是这样一个女人,那么她对于陆佑来说,定然也如过眼云烟一般,不会放在心上。

陆佑爱上的,只是一个从过去而来的虚影。他镜花水月的爱情,在那真实存在的人疑问的目光中,渐渐变得虚幻易碎,而显得可笑了。

但只要留在那实物身侧,终究有一日,还可以与自己所爱的影子相会的吧?

陆佑笑着,握紧了手中的刀鞘,走向郭嘉和麋贞的新房。


最喜欢:

默然了半晌,蔡文姬忽然轻轻一笑,又道:“说起来,陆先生,见过你扮演拙夫以后,我稍微调查了你一下,从许多人那里听说了你不少事……我就忍不住想,真好啊,原来还有这样一位了不起的人对我抱有好意,始终关怀着,暗暗照顾着我。真好啊。

“可是陆先生,我也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现在难得有机会和你说上几句话,我就冒昧地问一问好吗?”

“你问吧。”陆佑口齿干涩地说。

蔡文姬斟酌了片刻,缓缓开口问道:“你真的爱着我吗?你真的爱着你面前这个蔡文姬吗?”

她等了一会儿,陆佑始终没有回答,便苦笑着说了下去:“不爱的对吧……”


2. 请节录约半年前所写的作品之开头、结尾以及自己最喜欢的部分。

《三国礼宾部纪事》

时间:2015.2

CP:刘备中心,刘备×阿凌×麋家三兄妹×陆佑×郭嘉(贵圈真乱


开头:

时当盛夏。虽然是烈日炎炎,流金铄石,在长安的某条深街上,一座气势雄伟、颇见华丽的大宅之前,却聚集着许多人。他们不但没有在房中檐下避暑,反而激烈地争论着什么。镜头拉近,可以看到那座宅院的大门上高挂牌匾,写着“蜀王府”三个字。

街上不少人方巾束发,直裾深衣,是文士打扮。与他们相持不下的是一众身着官服的官员。当先一匹长身骏足的雪白战马,马上乘客四十岁上下年纪,鬓边银丝微现,神情气度却仍是英气爽朗。他此刻显然情绪不太好,嘴唇紧抿,眉宇间带着一股肃杀之意,一望便觉威严迫人。除此之外,在那“蜀王府”的院墙之上,竟然站满了全副盔甲的士兵,人人手持长弓,箭已上弦,直指那群文士。

紧张的气氛满溢在炎热而带着些尘灰味道的空气里。


结尾:

“主公那一剑教导我们,中断一个剧本的方法是谋杀编剧。”黑衣女子阴森森地笑道,“某赫,你小心着点儿。”

“可不是吗?我是再也不敢小觑自己笔下这些人物了。”


最喜欢:

刘备伸出双手,轻轻捧住了阿凌的脸,凝视着她睫毛长长的、却总带着种迷茫神色的眼睛。他说:“谢谢你,阿凌。可是我不需要这样。你总还记得甘信的结局吧?他说什么遗憾和我之间的友情太短暂,然后又重生到了当初我们一起长大的小山村。我当时就想,他真是受虐狂啊。有什么必要轮回一次?难道他还想再和我结义,再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指责我忌恨他吗?

“阿凌,怀抱着丑陋的真相生活下去,是很痛苦的。我不希望你成为这样的受虐狂。今后的日子永无止境,总有一天你会厌烦这个结局。你会恨我,会恨那个创造了你的编剧。你会质问,为什么我要让你知道你是个剧本中的人物呢?为什么编剧不能给你选择的权利呢?为什么你非得留在这个一无所有的空间里,陪着一个面目可憎、言语无趣、每天演几百场戏的死人?倒不如干净利落地结束。

“一个人的心灵能承受的东西是有限的,阿凌。这次你之所以会创造‘计杀郭战神’这个剧本,显然是因为你已经承受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只怕会演变成更可怕的事情。所以,你回去吧。”

刘备松开手,转身背对着她,缓缓将最后一句话说完:

“而且,我早就习惯了独自一人。我不需要虚假的同情。”


3.请节录约一年前所写的作品之开头、结尾以及自己最喜欢的部分。

《钟音》

时间:2014.6

CP:卢植×刘备


开头:

眼前的景色倏然晃动,摇得他立足不稳。官道上扬起细细的尘土,变成一片淡黄的烟云漫延起来。槛车开始向前行去。他忽地想起一事,低头向车下说道:“有一样东西,在我身上笔袋里。”

刘备跃上槛车,将手伸进木栅之间,从他腰间的笔袋中摸索了一阵,拿出一片竹简来。他说:“这个就留给你吧。”

刘备点点头,谢字也不说半个,随手揣在袖里。拱一拱手,翻身上马,带着本部人马浩浩荡荡地开走了。卢植望着他扬鞭驰去的背影,不禁暗想,这年头好心都是用来养狗的。


结尾:

刘备接了过来。因为历时太久而干枯焦黄的竹简上,自己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字迹写道:

“至于昧者,何以教化?趋于私情,笃于欲求,乃自纵心肆意,废礼妄行。然则吾不知何以辨于明昧,端于礼义。”

而紧随在它旁边的,是卢植那小而瘦长、又硬又秀丽的字体。虽然已经有些剥落了,但依然还能辨认得出来:

“忧葵悲黍,君子之情也。执干戈以卫社稷,秉修行而明大道,吾生岂愿为之乎?”

刘备沉默良久,然后嘴唇略微抿了起来,露出一丝极为柔和的微笑。

说到底,他和卢先生终究是同一种人。在这一刻之前,刘备从来不知道卢植在那一片遗失的竹简上,已经为他写好了最后的答案;但即使这样,他独自面对着强烈的动摇疑虑,上下求索以后,结果仍是写出了和卢植所想的一样的答案。

虽然他们的起始之地,并不相同。

老师已经走完了他的道路,此刻正安静地在山川之下沉眠;可是自己,却还不知道能走到哪里呢。

刘备放下竹简,举目望向窗外。葱郁的树丛掩映之间,仍可看到碧蓝如洗的晴空。


最喜欢:

喀喇一声大响,木简磕在了桌案边角,随即又弹跳起来,跌在地上。公孙瓒拾起来一瞧,系线都崩断了,木头表面也现出了裂纹。他从未见过卢植如此发火,不敢露出讶色,将木简搁在一旁,谨慎地劝道:“老师,您别跟那孩子一般见识。——他写了些什么?”

 

“道歉没什么用,不管怎么说,我这也算是故意逃学。”

 

卢植只觉得心里一股火苗直往上蹿,烧得整个人口干舌燥。

刘备这人虽说不爱用功,杂念太多,不时还会当堂昏睡过去,但出勤率异常地高,又很懂事,课下和自己较为亲近;要说卢植不喜欢他,也并非是这样的。毕竟,卢植首先是个人,然后才是个老师,怎么会因为一个人作业做得差就讨厌他呢?

他本以为这学生态度端正,偶尔生点小病,或者家中突然有了急事,因而旷课,也是可以谅解的。不料卢植替刘备想的这些理由全没用上,他就是单纯的故意逃学。就算找出一大堆好听的言辞和借口,也是故意逃学。

 

“那你还写信作甚?不如说谎了。”

 

卢植最气恨的是,刘备信中所言都是真实的。

他没必要说这么拙劣的谎。他刘备的确被他人利用,逃课去赚取好处了。

也就是说,比起乖乖来听卢植讲《尚书》,他觉得替一班商人卖命,冒着危险护送他们前往冀州这边比较重要。

这简直是顶风作案,藐视学堂纪律。这简直是利令智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简直是——

 

“我也在想。虽然我是一片真心诚意,没有欺骗老师,但结果老师反而要生气。这么做到底对吗?真是有些想不通。”

 

“还当治之。”

卢植冷冷地扔下这句话,书卷也不管了,径直回内院去休息。

公孙瓒耸了耸肩。这四个字解释起来,无异于“看我不往死里抽他”,他觉得这次师弟可要惨了。捡起断裂的木简,大略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公孙瓒叹了口气,心想:“你说你瞎说什么实话呢?”

(其实钟音我最喜欢的是结尾,其次喜欢的才是双线这段)


4. 请节录约两年前(或以上)所写的作品之开头、结尾以及自己最喜欢的部分。

《青影》

时间:2012.3

CP:陆逊×刘备


开头:

从合淝回到南徐不过个月有余。这天,陆逊正在暂住的府邸中批阅海昌的公文,忽听侍从闲话,原来刘豫州过江来结亲的消息在城中已传得沸沸扬扬。他停笔略为沉吟,便起身披上外袍,入见吴侯。

陆逊也不多谈此事,轻描淡写地拿几句好听词句来贺喜,随后只叙说自己辖地一些风土人情。吴侯虽然细心地聆听与发问,谈笑间一如既往的融洽,但还是被他留意到了眉眼中的心神不属。那是在反复思虑什么事情的神色,全无欣喜之意。


结尾:

陆逊纵马奔至江边时,对岸周瑜的水军正被刘备与诸葛亮的伏兵杀得大败而走,帅字旗迎风倒下。果然,他想道,果然那人的凌云之志不是东吴所能困住的;若能将此志向贯彻到底,举兵西向,开辟一块可以属于自己的安稳土地,建立他所梦想的仁德之世,何愁大业不成,汉室不兴?看到这样的情景,你也终于可以安心了,满意了,从今以后也该更为吴侯效忠,趁着青春年华取得一番建树,好让江东陆氏这名字再被传颂才是,你不是这样想的吗?如此,也不辜负了卧龙先生与刘玄德的百般赞赏与爱护。

这样想着,最后再望了对岸一眼,却看不到那人跃马挥剑的身影。陆逊准备拨转缰绳,驰回南徐,忽地眼前发黑,一口气闷闷地压在胸口,始终提不上来。他努力平静乱了的心神,却终敌不过那骤然袭来的迷茫,倒了下去。

江风浩荡,雾气朦胧。陆逊静静地望着平稳切入自己视野的碧色苍穹,聆听着不断传来的金戈声与厮杀声。潮湿的江水逐渐漫过胸口。他抬起右手,替那人按到自己前额的发上,合上双眼,无声地笑了起来。


最喜欢:

刘备立在船头望着江岸,其余三面皆是刘郎浦白茫茫的江水。赵云从船舱钻出来,近前问道:“主公,下令开船吧?”

“再等片刻。”刘备微闭了闭眼,说。

他想到初闻江东欲与自己结亲时,孔明的震惊与反对。但他还是一意孤行地过江来,不给孙吴任何出兵的借口。半是冒险,半是出于对自己抑或孙吴行事都不会差错的信心。他深信孙吴虽然忌恨自己,虽然迫不及待地想夺荆州,却不至于忘了北方的曹操这个汉贼与大敌。

他想到孙尚香的缱绻柔情。她虽然自幼爱武,性格刚毅,但毕竟是个正当妙龄的少女。他曾想或许有不结亲也能了结此事的方法,可那纤细素手抱住自己的一刻,他似也浑然忘了自己的年纪,相信她的一片真心。她对他倾吐衷曲,而他愿意带她去看一个与孙吴不同的天下。

他想到吴侯令人称羡的少年老成、调度有方,想到国太不怒而威、让人肃然起敬的严正,想到甘露寺里危在交睫的刀剑交错,北固山首屈一指的壮丽峰川,想到南徐繁荣街市上的欢声笑语,东府中夜以继日的雅乐丝竹,想到他亲眼看着栽培起来的花香树影,还有每日不断送进府的锦绣绮罗。

他想到那个去年便听过名字的年轻谋士。坐在末席不看他却分明举杯遥敬的模样,被他说破心事依然矢口否认的倔强,挡住他眼轻描淡写敷衍过去的志向,倚在他窗前诵读仪礼的遥想,脸上画着白色羽翼的俊朗,揽住他肩膀让他再入梦的安详,出言讽刺与撕裂锦袍的骄狂,以至最后,在东府中赠衣告别的不尽悲伤。如果陆议不是生于江东,或是如果那人对自己家族的爱再少一些,也许就肯像孙公祐、糜子仲等人一般随他背井离乡。然而命中注定,刘玄德与陆伯言只能洒泪而别,从此音容渺茫。

他想自己在江东的这三个月,虽然明的刀光剑影,暗的蚀骨声色都见了不少,但若说没得半点真情,却也并非如此。悠悠一声长叹;天宽水阔,芦苇丛簌簌地摇荡不已,除了他们这五百军士所乘的船只之外,不见半个人影。他说:“再等片刻。”

给你们追上来的机会。他想道。片刻之后,仁义已尽,从此恩断义绝。再见面时,只怕就是不得不分个你死我活的敌人了。所有的推心置腹,所有的惺惺相惜,只能当做统统都没有发生过。


5. 请节录两篇文章之写景段落,两篇完成时间须隔半年以上。

1)巡视过隘口之后,我纵马登上一处高坡,去看蜀军的阵势。此时移营已定,我看见各处高视及险要之地都设了营寨,依山傍水,交相呼应。绵延起伏的青翠峰峦,流水淙淙的千里玉带,遍布其中的蜀军营帐也称得上更添几分壮美。

《夷陵帝国二三事》

时间:2012.4

CP:陆逊×刘备


2)唐送在新野西郊看中了一间小屋,够他们两个住的。虽然破旧些,窄小些,可喜周围风景很好。淯水浩然奔流而下,对岸的山脉在带点雾气的蓝色天光中伫立,像几个老人默默地望着他们。门前有软软的草地,许多野生的小花探出头来,唐璇天真地笑起来,用手中的小壶给它们浇水。

《奉远》(《季汉穿越物语》番外)

时间:2013.1

CP:原创人物中心,唐送×郑竹卿,刘备×唐璇


6. 请节录两篇文章之H段落,两篇完成时间须隔半年以上。

1)刘备被他撞得闷哼了一声,然而他还沉浸在热潮之中,被翻过了身似乎也没有察觉。只是顺服地仰卧着,任由郭嘉将他的腿举在肩头,眼神迷离地盯着在自己身上冲锋陷阵的人。泛着晕红的身体随着一下一下的撞击在软垫上一前一后地晃荡。

郭嘉被他那双安静漂亮的深黑眸子看得更是情欲高涨,调侃地问道:“玄德,还认得我是谁吗?”

“陛下……”刘备如同梦呓一般喃喃说着,“郭……奉孝……”

《曲定》(《寒门天下》同人“曲系列”第三篇,这篇我没公开过。写这个之前我完全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写R18会奉献给嘉玄,还是伪的233333)

时间:2014.9

CP:郭嘉(伪)×刘备


2)折磨之后是拯救,抚慰之后是毁灭。怎样都无所谓。

真相也好,谎言也好,他不会放在心上。

怎样都可以活下去。

只是,这个擅自摆弄他的命运,从中汲取乐趣的人啊……如果被拆穿面具的话,会稍微感到惊慌失措吗?还是说,会哈哈大笑,嘲弄他醒觉得太迟呢?

刘备突然也想像程昱那样,又干又冷地笑上几声。可是他终究还是没有发出声音,任由城府深沉的谋士将自己完全吞没。

《主公无惨》(其实这篇的重点H段落在前面啊在前面,不过和谐太厉害了,所以就不贴了23333这两次写H一次是攻视角一次是受视角,不好比较,但是我觉得我明显的一个提升就是令人出戏的那些嗯嗯啊啊没有了(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时间:2015.4

CP:郭嘉×刘备


7. 请节录一篇自认为写作生涯里写过最甜/欢乐的文章。

建安七年,刘封十五岁了。在他人生的前十四年,他几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过去和未来的事,每天只是朴实地吃喝玩乐着。但是这一年,他的人生忽然不一样了。刘封某天早上从甜梦中醒来,突然感觉浑身涌动着莫名的力量,他晴天霹雳般得到了一种无比的自信——他刘封,哦不对,他寇封,是要成大事的人!!

但是刘封觉得自己身边的人都太怂了。

他对舅父樊城县令刘泌说:“告诉我你的梦想!”

“封儿,你功课写完了吗?”舅舅反问他。

他对舅母刘夫人说:“告诉我你的梦想!”

“帮我把外面的衣服收了去。”舅母做着刺绣,头也没抬。

他对前来服侍他梳洗的侍女说:“告诉我你的梦想!”

“不不,不敢想,什么也不敢想。”侍女惊恐地摔了脸盆,声传数里,一县皆惊。

刘封对这个世界感觉深深地失望。

主公,今天你造反了吗?(这篇kuso文居然是我入三国圈之后写的唯一一篇甜文,我究竟是怎么了_(:з」∠)_)

时间:2014.9

CP:刘封×刘备


8. 请节录一篇自认为写作生涯里写过最痛/悲伤的文章。

去徐州的途中,家眷坐的马车翻倒了,一根碎木嵌进了刘备妻子的胸腔,她只在他臂弯里坚持了一会儿便断了气。临终前,她始终睁着晶莹的眼睛,留恋不舍地凝视着他。当她最后猛然头一歪,闭上了眼睛之时,刘备感到一股鲜活的生机从怀中离他而去。

他搂着她不知发了多久的呆,感觉胳膊被人拽了一下,扭过头去看见阿祯站在身旁。这孩子年岁渐长,主意越来越多,半路上忽然说想骑马,他三叔张飞就答应带他一程,因此马车翻倒时逃过一劫。刘祯手指拉扯着斗篷的前襟,眼神呆呆地望着他,不说一句话,也没有哭。父子两人默默地对视了片刻,刘备微微点头,抱着妻子的身体站起来,唤来一匹马,把她放在上面,拿来一条柔软的绳索,编好绳扣,系在马背上,好让她不会掉下来。绳扣系得很松,好像还怕她会痛似的。他轻轻抱了一下儿子,随后他们一同乘着黄鬃马,继续向徐州进发。

《朝露》(《季汉穿越物语》番外。虽然我写的绝大多数文都是悲剧,实在不好判断哪篇文最虐,不过其他文至少还有甜的时候,只有这个番外从头到尾都在死人……大概这个最虐吧【手动再见】)

时间:2013.5

CP:刘祯中心,吕布×刘祯/吕布×刘备


9. 请节录一段动作戏。

“某腐抓好了战神!”麋芳跳起身来,抄起一把椅子躲在门后,准备打晕闯进来的人。他刚摆好姿势,却见旁边四五尺远的窗户无声无息地开了,一名手持管制刀具的青衫少年跃了进来。看他矫健灵动的身形,要灭麋芳和麋贞显然易如反掌,两人不由得大惊失色。

郭嘉定睛一瞧,喜道:“阿佑,快来助我!”

“好!”陆佑脆生生地答道。他一个箭步奔上前来,已经越过了麋芳,抢到郭嘉和麋贞身前。乌光一闪,只见他毫不犹豫地抡起手中刀鞘,砸在郭嘉的前额上。

郭嘉只觉得额头一阵剧痛,登时眼前发黑,双泪长流。在意识逐渐远去之际,他模糊的视线中,依稀见到陆佑伸指指着自己,厉声痛斥:“把我家文姬祸害成那样,你应有此报!”

《三国礼宾部纪事》

时间:2015.2

CP:刘备中心,刘备×阿凌×麋家三兄妹×陆佑×郭嘉(贵圈真乱


10. 请节录一段自认为最肥皂的剧情/对话。

阿凌经常来唐璇的小院,自然也认识了这只鸟。第一次见时,她也拿了几颗小米,喂给了鹦鹉,然后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指着它问唐璇道:“它有名字吗?”

不料那鹦鹉张开嘴说道:“阿凌。”两个字说得清脆连贯极了。阿凌一愣,星儿在旁边当时就笑倒在地。

“你怎么给这只鸟起个我的名字?”阿凌气愤地问。

唐璇略觉尴尬,急忙摇了摇手道:“不是我起的,我没给它起名字……一定是你刚才进门时,我招呼你,不知这小东西怎么听了去了。”

阿凌转身对鹦鹉义正词严地说:“你不能叫阿凌,明白吗?”她刚要给它想个名字出来,鹦鹉却重复道:“你不能叫阿凌。”

“是你不能叫阿凌!”阿凌在“你”字上加了重音。

鹦鹉又重复道:“是你不能叫阿凌。”它连重音都学得一模一样。

阿凌转了转眼珠,说道:“我不能叫阿凌。”

不料鹦鹉说:“对,你不能叫阿凌。”

阿凌无语了。

“你们俩有意思么?”雨儿抱着凉被从旁边经过,眨着眼睛说了一句。

后来她们发现这小鸟儿的智力好像的确挺高,说它真的懂人话也不足为奇。比如唐璇逗过它之后,星儿再拿小米去逗它,劝诱说:“吃吧,吃吧。”它居然回了一句:“不吃吧。”

可见它已经懂得否定用法了。

《季汉穿越物语》(第45章《休养》,这一章本身是过渡章,剧情比较平淡无聊日常向也不奇怪,只不过我自觉鹦鹉刚出场这一段写得实在是败笔。其他段落倒是都挺萌的……)

时间:2013.11

CP:项真×阿凌(原创男主&原创女主)中心,刘备、诸葛亮真·主角


11. 追溯黑历史羞耻PLAY完后请说下感想吧!

入三国圈的时候我都20岁了,写作风格已经比较稳定成熟。而且大本命只有主公一个,三国真·主角无误。由于儒家文化包裹下冷兵器时代老男人形象的限制,我对主公的萌点也颇稳定,就是三观端正性情激烈外和内热有着强大的内心……不像以前萌的基本都是配角路人甲,可以凭自己想象瞎编乱造各种形象设定。

大概是因为这两点原因,所以这几年没有产出什么特别不堪的黑历史……然而对于自己以前从来没写过的东西,刚尝试着写的时候还是写得很差。比方说第一次写R18,产出了《曲定》这种修改之前我不想给人看的东西。第一次设计战争戏,产出了《季汉穿越物语》第24章这种谁都没看懂发生了什么的东西。不过还好,至少这些错误没严重到我自己开始质疑整篇文章写作立意的程度。

然则我觉得现在比起刚进圈的时候好像没有在进化,某些方面上来说确实还退化了。你看我写《青影》的时候对主公的爱意多么纯粹高洁,只想把他捧在心尖上崇仰供奉着。现在已经开始丧心病狂地设计各种病娇剧情了,什么无惨,什么劝降,什么无限轮回,什么杀了他玩尸体……_(:з」∠)_好吧主要是丧病梗比较好写,腾不出心力设计正常的剧情……

评论
热度(4)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