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庶刘备】【短篇】毁灭(357游戏同人)

【如果喜欢窝,请点推荐!谢谢!谢谢!】

【如果喜欢窝,请点推荐!谢谢!谢谢!】

【如果喜欢窝,请点推荐!谢谢!谢谢!】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楼主个人打真三国无双7魏传if的一段经历。

而我之所以打魏传if是看了P站几张病娇徐庶的图才有勇气去打的。

首先向画手大大致敬!


id=40770728


id=40908453


本文主题:论魏传if结局时徐庶在干什么?

主CP:徐庶×刘备

副CP:诸葛亮×刘备,郭嘉×刘备(可能有)


此文有3个结局,我会标出【结局分歧点1】【结局分歧点2】。

凡是各位感到雷的、接受不了的、出戏的、不符合历史的、不符合人物的,全是游戏梗!

跟作者水平太低一点关系没有!【严肃脸】

壮哉我大游戏文拯救作者拯救世界!【严肃脸】

【蜡烛】【你蜡烛个毛!】


毁灭


从外城突入到内城,喊杀声和惨叫声连缀成了一片,没有一处不在荒响。周围厮杀得极其激烈,挥舞刀枪的士兵与惊惶奔逃的人影幢幢交错,他无心去看一眼。提气向前纵跃,靴底连鲜血也没沾上多少,如脚不点地般直奔到白帝城的阶下。

那是坡度很缓,长度却有三四十丈的台阶。他缓步走上,举目望去。受攻击的一方渐渐被完全压制住,搏杀似乎就要平息下来了。

他十分耐心地等待着。直到几个身穿蓝衣的熟悉身影出现在长阶彼端。

西斜的金色辉光晃得他一阵眼花。走上几步,这才逐渐看得清楚。神色冷峻的独眼将军傲然挺立在他的主公身侧,右手一如既往紧紧握着朴刀,左手中却拎着一团别的什么东西。那团东西软软垂下,拖在地上,像是死物一样。

见他凝神望过来,夏侯惇转头回视,脸上没有一丝波纹,只是突然用力一抬左臂,将手中之物摔了过来。徐庶看清了,那是一个人,穿着绿色与白色相间的衣服,看起来说不出的熟悉。

他们之间还有段距离,这个人的身体以奇怪扭曲的角度撞在台阶上,接着又略微弹起,一路跌跌碰碰地滚落下来,一直跌到徐庶双足之前。脸孔翻到了上面,正对上他俯视的目光。他的旧主脸色苍白,嘴角有鲜红痕迹蜿蜒而下,衣甲外露出的脖颈上一道深深剑痕,是足以致命的伤势。年届知命依然纯净无瑕的面颊上也有道二三寸长、略作弧形的刀伤,血仍在流。并且由于独眼将军刚才这毫不留情的一摔,这具身体的脸上手上又多了数处浅伤刮痕。

徐庶抬起眼,竭力克制住狂跳不已的心律。热血涌上双颊,脑中陷入甜甜的晕迷,张开嘴却不知要说什么:“这、这是——”

“哎呀,怎么了?徐庶大人,”几步之外,淡金色的柔发在夕日下微微闪烁。风流智士笑得温煦而诡秘,“这是你的伴手礼啊。”

 

真快啊。徐庶心中浮现这样一个念头。

长阶染血,在晚霞中散发出明丽的金红色光彩。他慢慢将目光垂下,沿着郭嘉修长手指的方向,落在足前那具已无生气的躯体上。

从他自这个人的身边转身离去,到如今看着旧主的生命随着一个朝代最后的希望覆灭,好像才过了短短的几天而已。时间过得太快了。

在这场惨烈的最终战之前,新的主公那狭长眸子里闪着冷厉决绝的刀光。徐庶觉得自己该是想好了,该是明悟了。他所即将见证的,是他未能忘情的旧主和挚友们的惨败。他将听到的,是那些人投身其中、为之倾注盛年的那个幻梦破碎的清响。他将会亲眼见到鲜血、死亡、绝望、恐惧、遗恨,以及烈火将一切都焚毁殆尽。

徐庶以为自己已经想明白了这场战事的意味。然而当刘备那苍白脆弱的脸庞翻转上来,映入眼帘之际,仍是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心脏。徐庶微眯起眼,在短暂的晕眩中想道,时间过得还是太快了,快得他措手不及。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去接受这样一份沉重的礼物。

脚边响起尖锐清冷的落地声。侧头看去,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松了手指,宛如臂膀延伸的剑就这么轻易地离了手,掉在地上。徐庶茫然地瞧了一眼,觉得自己似乎没了心思去拾这把剑,便不管了。他迎着耀眼的金色流辉,一步步走上前去,挨近刘备身旁,蹲下去探他的脖子。手指刚触到冰凉柔软的肌肤,头顶上远远的便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已经死了。”

他叫这充满寒意的话语刺了一下,手指一颤,偏离了方向。膝盖好像也没了力气,一阵发软,徐庶索性就跪坐在了地上,用微微颤抖的右手揽住刘备的后颈,左手绕过他胸前,半扶半抱地把这软垂着的身体支撑了起来。

然后他再次抬起头。一片晃动的阴影落在脸上,他模糊的眼睛看见那几个蓝色的身形正在从长阶顶端走下来。徐庶稍微尝试站起身来,紧接着他便觉得自己棉花一样的双腿支持不住两个人的重量,于是放弃了。他就这么跪坐着,仰头望去,用轻柔的嗓音问道:“曹操大人,既然这是我的伴手礼,那我能把他带回去吗?”

成功跨越了乱世的雄主将宽刃长剑收回鞘中,看向他们的眼神明晰漠然。他开口说话,语气却是高扬的,带着几分披荆斩棘的激励:“自然。这人就送你了,随你怎么处置他。”

徐庶弯起嘴角笑了起来。他带着几分难为情和莫名的满足,略微呼出口气,右手使了一点力道,让刘备的身体向里斜靠过来,没有温度的脸颊挨上了自己的颈窝。肌肤相碰之时,感到了一阵湿润粘腻,必定是沾到了这人脸上的血。

这样的伤口很疼吧?徐庶心疼地伸手轻抚那有着数道浅伤的脸。殷红刺目的血痕横过白得有些过分的柔和面孔,宛如上等玉璧被人无情损毁,泛着一种令人惊心动魄的残酷的美感。

这样也好。以前的自己可决不会想象得到,终究有一天能把这个人拥在怀里。徐庶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被什么巨大而复杂的情感填满了,满得它好像要从内到外破碎开来。为那种情感所驱使,他垂下头,轻轻将下颌抵在刘备的额头上。呼吸变成了一种节奏紊乱的抽气声,鼻端萦绕着酸涩腥甜,尽是烟气和血的味道。

 

乱世刚刚宣告结束,失败者们已经沉入无梦的永眠,却给胜利者们留下了成堆的事情需要处理。在一片忙碌奔走的蓝色身影中,唯独徐庶那么从容。有人试图对他说些什么,他却根本没有入耳,好像对身边的一切都不关心似的,只是小心翼翼地抱起他的礼物,从战场中走了出去。

不是没有人想拦住他。然而曹操挥了挥手,止住了那人。

“让他去吧。”他若有所思地说,“经历了这么多的战乱和苦难,我们都需要放松一下。”

徐庶把刘备带回了他的居所。怀里的人已经不会再动,全部的重量都由他手臂承受着。走了一路,他辛苦地喘着气,又有些不知名的欣喜。他凝视着旧主的脸,用和恋人商量什么事的温柔语气,低声道:“刘备大人,你的衣服太重了,我帮你脱掉吧。”

刘备当然不可能回答他。徐庶侧耳倾听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稍微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俯身把刘备放在榻上。然后他也抬起腿,跪坐在刘备身旁,将手伸向那两片过于厚重的护肩,把它们解了下来。随后他费了一点力气,将箍得死紧的衣带和腰甲扯开,徐庶叹了口气,探手扣住刘备的腰身,指腹使劲,隔着衣服揉搓韧性很好却显得纤细的肌肉。玩了一阵,这才去脱那沾了灰尘血迹、已然破损得七零八落的锦袍和葱绿中衣。

现在刘备整个人如初生的婴儿一般,毫无遮拦地暴露在徐庶面前。这个人就那么安静地闭着眼睛,自然地伸开四肢躺在他的床榻中央,宛然疲累得睡着了一般,对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危险一无所觉。徐庶呆呆地看了一会儿,两颊不禁浮起晕红。刘备大人身上全是伤,他转开眼睛想道,必须给他处理一下才行。

这样想着,他就离开了榻边,不一会儿,又带着热水和手巾折回来。他轻手轻脚地将布巾覆上那些淌出了大片血色的严重伤口,唯恐弄疼了这个睡着不醒的人。他细心地拭去了软化的血迹,整理好伤痕处翻起的皮肉,将刘备整具身体用温热的清水擦得干干净净,又把每一处伤口都用巾帕包扎起来。

刘备身上的伤太多,他又极尽细致轻柔,不肯有半点粗忽,这项工作持续了半个时辰才结束。徐庶侧头向着一旁,擦掉了自己脸上颈上的汗珠,这才放松了绷直的肌肉,躺在刘备旁边,伸手揽住了他洁净而微凉的躯体。

“我们终于两个人在一起了,刘备大人。”他轻声软语道。

房间里十分安静。心情一舒缓下来,徐庶很快便陷入了沉睡之中。再醒过来时不知过了几个时辰,刘备依然悄无声息地躺在自己臂弯中,他把这人搂得更紧了些,在略显干枯的鬓发上抚摸几下,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一想到这点,他不禁又有些焦虑,急忙从榻上爬起来,将衣衫整理好。他柔声对合眼安眠的刘备说道:“我稍微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刘备大人。”

说完,他迅速走出了这间坟墓般死寂的房屋。

【※结局分歧点1※】


【※上接结局分歧点1※】

约摸两个时辰以后,两眼微红、神情游离的青年手中提着大包小包,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看到仍然乖乖躺在榻上、和离开时相比一动也没动的刘备,他不由得眼前一亮,略微振奋起精神。年轻苍白的脸因为这分柔情而变得有了血色,他把提着的东西负在肩头,两三步跨到榻边,将刘备整个身体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徐庶把刘备带到了一座冰窖中。这儿十分黝黯,到处冒着丝丝朦胧的雾气,冰冷异常。他感觉怀里的人都稍微瑟缩起来,好像抵不过这冷意似的,然而自己却血流加快,双手发热,心脏怦怦直跳,似乎完全感受不到寒冷。

他把刘备绵柔无力的身体慢慢放在一块最大、最干净的冰上。拿下肩头的包袱,取出一匹极长的雪白绢布,从旧主的脚踝开始,渐渐往上,直到脖颈,把他一层层缠裹起来,直到这具修长的躯体全部被包覆在白绢中。

徐庶凝视着那张沉眠的脸——那张能勾起自己内心最深处痛苦和焦灼的脸,慢慢伸手拾起他一绺掺杂着微霜的乌发,将暖热的嘴唇贴了上去。

【结局1 永远】

 

【※上接结局分歧点1※】

“曹操大人。”

忙于巡视军营的乱世雄主听到熟悉的声音,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飞扬跳脱的谋士轻快地迈了几步,追上他,站在数尺之外。

“有什么事,郭嘉?”曹操笑了一笑,看向他在风中摇晃着的软质金发。

这个沉迷享乐、却值得他信任的人,在刚刚结束最终战之时,并没有急着叫嚷“庆功宴”,而是和其他许多人一起忙碌,帮他安定大局。以至于这个人那一向轻松微笑着的脸上,现在也带了几分疲倦之色。

郭嘉一扬眉,悠然地扭头望向越来越暗的天际:“我们杀掉刘备是酉牌时分……现在什么时间啦?”

虽然没有马上理解他想说些什么,但曹操依然配合地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差不多是亥时了。”

“两个时辰了。”郭嘉看向曹操,他的眼睛里闪着活泼而幽深的光。“这两个时辰,您或者其他人,有见到徐庶大人吗?”

“那个人必定是和刘备在一起。”不必思索,曹操立即回答了这个问题。这几句话语像飞鸟迅捷地掠过,好像他一点也没把这事挂在心上,“那个人对刘备,抱有不一般的情感啊。恐怕他自己也是刚才意识到吧。”

郭嘉勾起嘴角,脸上露出由于认真而显得有些孩子气的模样:“我正是担心这一点。曹操大人,您不觉得徐庶大人从一见到死掉的刘备起,整个人就变得十分奇怪吗?我担心再这样放任下去,徐庶大人的精神会崩坏掉。”

曹操询问地望着他:“那么,依你的意思……”

“您不如将恩赏给他的礼物收回来,扔掉。”郭嘉严肃地说,同时又略微闪了两下眼睛,使得严肃的效果大打折扣。

曹操略一思索,便点头应允了:“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离开自己的居所约摸两个时辰以后,两眼微红、神情游离的青年手中提着大包小包,重新回到了这间房屋。

疲倦地轻叹口气,横过手肘推开门扉。

数息之间,徐庶还在茫然地眨着眼,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看到了什么。

紧接着,他提着的包袱离手而去,伴随着沉闷的声响跌落在地。薄唇由于吃惊而微微张开,徐庶冲上前去,膝盖一软,扑到了——空无一物的床榻上。

“刘备大人?”轻细的呼唤从唇齿中泄露出来,随后越来越响,越来越响,最后变为充满了焦心、充满了惊怖的呼喊声。

“刘备大人!刘备大人!”

在事实冲击之下近乎疯狂的徐庶踉跄着站起身来,向门外冲去,险些和正急匆匆赶来的贾诩撞个满怀。

“徐庶大人!您这是干什么呢?”虽然有些不满,但贾诩仍然扶住了他,带着西北人特有的腔调招呼了一声。

“他……不见了……”徐庶魂不守舍地说着,“曹操大人赏赐给我的……好不容易,终于能够永远在一起的刘备大人……不见了,消失了……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他求救般地伸手抓住贾诩宽大的衣袖,目光中带着哀怜的神气望着他。贾诩心头一阵厌烦,收回手来,冷漠地说:“你的刘备大人,不在了。”

“你说什么?”像完全没听懂似的,徐庶神色丝毫未变,又轻声轻气地问了一句。

“死了!不在了!再也没有了!”贾诩不耐烦地说,“你这副软骨头的样子,真让人看着难受!有人看不下去,已经帮你把那个没有用的礼物处理掉了。你再也找不到他了!”

徐庶浑身一震,慢慢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站直了身子。他扬起头来,用一种奇怪的眼光斜视着贾诩。

“没有了?处理掉了?”

“对,就是那个意思。”贾诩暗暗警惕地握住了锁镰的把手,“那个人已经化成灰了。没有什么好惦记的了,赶紧振作一点!曹操大人还在等着你!”

不知道是不是贾诩的错觉,一瞬间徐庶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了血一样暗红的光。有那么片刻工夫,他狠狠地、执拗地瞪着贾诩,好像要把他脸上烧出一个洞来,又好像马上就要拔出散箭剑来,和他拼个死活。

然而终于,徐庶眼中的光消散了,在满院如水如霜的银白月色中逐渐转为一片死灰。

像是脖颈已然完全僵硬似的,他缓慢地、一顿一顿地,将头抬起来,枯寂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直直望向幽深广袤的天幕。

“啊——啊——!!”

他突然大叫起来,惨厉的声音骇得贾诩又退了几步。

就在这惨厉的、充满了痛苦和绝望的叫声中,徐庶踉跄着,摇晃着,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直到脊背贴到墙上,然后慢慢软倒在地。

随后,不论贾诩再怎么叫他,他都不可能再应声了。

【※结局分歧点2※】


【※上接结局分歧点2※】

郭嘉驾着马车一路向北,驰到一处寂寥无人的荒郊。

停下车,随手掀开车帷,里面露出一具熟悉的身体。郭嘉目光扫过那些大大小小的、被细心包扎起来的伤口,神色淡然中带着一丝轻蔑。

伸手把这个人抱了出来,他本想随手扔在地上,但又一想,这样似乎不符合自己优雅的风度。于是找了块看起来还算柔软的草地,先把人的双腿挨着地面,然后手臂慢慢下落,让整个人看起来还算舒服地躺了上去。

一阵清凉的风吹拂在面上,他稍微有些恍神。扬起脸,不知为何发了片刻的呆,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郭嘉从衣袋中取出一个小瓶,打开塞子,小心地将里面淡黄的液体洒在刘备身上。

那些液滴一沾到人身便发出嘶嘶的响声,听起来像是无数泡沫翻涌又破裂,布帛、肌肤和毛发全都颤抖着萎缩下去,变黑、变焦、变成流体。连雪白坚硬的骨头也随着发出极细微的清脆响声,渐渐化为粉末,和浑浊的液体溶在一起,缓缓沉入地面以下,最后从这个世间消失掉了。

倒出小瓶中的东西后,郭嘉便随手将它一扔,坐在车辕上,斜倚着,悠然注视着这个曾经活生生的、明朗炽烈的人,在自己面前一点点被蚕食,一点点淡化消隐,终于再也看不见了。

他深呼出一口气,忽然有种奇异的错觉,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太过寂寞了些。

【结局2 破碎】

 

【※上接结局分歧点2※】

郭嘉驾着马车一路向北,驰到一处寂寥无人的荒郊。

停下车,他斜倚在身后的车厢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微扬起脸,清凉的风拂在面上,不知为何,他心里异样的宁静。他觉得这种时候自己嘴上应该叼着点什么才对,翻了翻衣袋,却只有医师给的糖丸,不由得失笑,合上眼睛,一任时间轻悄悄地流淌。

过了些许时候,车厢中忽然传来一丝压抑得极低的声响。郭嘉掀起车帷,回身望去,只见车中躺着的人双目紧闭,眉心蹙起,露出几分痛楚和不安的模样。双唇微颤,漏出些许细微的声音,也许是在喊疼吧?郭嘉这样想着,伸出手去,在他脸上那道伤口轻轻抚过。

刘备合起的睫毛飞快地颤动数下,眼睛终于睁了开来。从深眠中醒过来的人脸色迷茫,却在看见了郭嘉的脸后,迅速清醒过来,盯着他,眉眼中隐隐露出痛苦和恨意。

“不对救命之人说声谢谢吗?”郭嘉轻松地甩下一句,从车辕上跳了下去。

刘备沉默不语,伸手扶着车辕,以极为迟钝的动作,从车上下来。身上大小伤处无一不在作痛,虽然被细心地包扎好了,他仍能感到有些伤口正在破裂,鲜血正缓缓渗出。抬眼看向郭嘉,对方正抄着两手望着自己,嘴角勾起一分看了令人丝毫不觉得愉快的微笑。

 

在激战开始之后,不过一两刻的时间,这个人就乘着一艘快船,从北面的河流到达防守薄弱的白帝城北门,一路杀进城中。跟他同来的那两位魏军武将对上了迎击的几位小将,尚在接战之中,郭嘉却不管不顾,轻巧地绕过他们,直接奔向守在白帝城深处的刘备和诸葛亮。

镶金嵌玉的华凤棍从左胁下向右挥起,随手抽飞了试图阻拦的几名蜀军士兵,他几乎没受到什么妨碍地冲到刘备面前,脸上还漾起盈盈的笑意。

“郭嘉大人,我可不觉得你这样单骑深入,能杀得了我。”刘备沉声说道,握紧双剑,走上了一步。

郭嘉一笑:“不,我不是来杀你的,我是来——救你的。刘备大人,这场战事你的胜算有多少?只怕一成也没有吧?”

刘备挑眉看着他。

郭嘉伸出手,掌心一颗淡绿色的药丸泛着柔和的光泽。

“服下这药,可以让人假死两到三个时辰。我会救你离开。不过药只有一颗……究竟给谁吃好呢?”

刘备和诸葛亮瞪视着郭嘉,眼神比刀锋还锐利。单骑深入的魏军谋士毫不畏惧,笑着继续道:“两位可得深思啊。呵……”

郭嘉笑了几声,笑声中却让人感觉不到暖意。他不容拒绝地将药塞在刘备手中,转身飘然而出。

突如其来的事情让这对君臣沉默了一瞬。然后刘备把药给了诸葛亮,说道:“虽然不知道郭嘉那个人在想什么,但……也有可能是真的。这东西你收着,真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就吃了吧。”

“主公……”诸葛亮摇着头,想说些什么。

“你比我有才能,”刘备用力地握了一下他的手,“我们两人中选一个活下去的话,必须是选你……将来也许,还能有重整汉家江山的一天。”

诸葛亮看着他,唇上浮起一丝笑容,道:“主公想没想过这个问题——郭嘉愿意救的人,多半不是我。”

“那个恶劣的家伙……无论我们选什么,他都会一边接受,一边哈哈笑着嘲讽我们的。”刘备苦笑着回答道。

 

后来,并没过太久,魏军最危险的几名武将便杀入了内城。关兴,张苞,关索,银屏,所有他们的未来,他们的希望,全都沐浴在鲜血中,化为了虚无。

他提着双剑,已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战斗下去。两道太过纤弱的剑光像黯淡的星辰,无论怎么挥舞、挥舞,也划不破这充斥着血红和悲鸣的残酷长夜。

已经再也无力抬起双手的时候,不远处的诸葛亮突然抛下正在接战的敌人,转身向自己扑过来。他下意识地丢了剑,张开双臂。

嘴唇被柔软的唇瓣覆盖了。诸葛亮这一吻极其炽热激烈,生命临近终点激发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热情,这种热情似乎也传到了他身上,刘备不顾一切地回应着。两个人像树藤彼此缠绕般紧紧拥抱在一起。

直到一股带着奇异甜味的液体随着津液滑落喉咙,他突然惊醒过来,手臂用力想要推开对方。然而诸葛亮却更加用力地锁住他,像恳求般、像嘱托般,带着巨大而温柔的爱意,含住他的下唇慢慢厮磨。

他身后的敌人轻蔑地看着这对当众纠缠的君臣,厉声喝道:“够了没有?”

诸葛亮刚一放开手,便给人拽住,狠狠掼在地上,随后一柄长剑从前胸直钉到后背。直到最后的一刻,他的目光始终没有从刘备身上离开。

那是刘备一生中所见过最明亮、最热烈的一双眼睛。那双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苦痛,有的只是温情与希望,好像要在生命结束之际把这些东西全都交给他。

那是残酷长夜中快要陨落的最后的星星。

紧接着刘备感到自己也被人狠推了一把,眼中的世界迅速旋转颠倒,他向后摔在地上,倚天剑割上了他的颈项。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刘备心想,伤在这种要害之处,就算有假死的药,也是无法活下去的。

 

但终究,还是活下来了。

“脖子上的伤虽然看起来严重,实际上却没伤到致命的地方。”郭嘉用从容悠扬的语调说,“真是幸运的极致。刘备大人,我好羡慕你啊。”

面对一脸悠然自得、说着不痛不痒的风凉话的胜利者,刘备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些什么。

他也不想再说些什么。

“然后,既然活下来了,以后想做什么?”

刘备看着郭嘉。

“隐姓埋名,躲起来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呢,还是积蓄实力,等待时机再和曹操大人拼一场呢?”郭嘉眯起眼睛,继续问道。说着说着他似乎自己忍俊不禁起来:“噗,如果是后者的话未免也太愚蠢了吧?——不过说起来刘备大人你,好像正是那种人呐!呵,真好笑……”

刘备沉默不语。

为了梦想中的国度,为了怀着同样梦想的人们,一起聚集,修习,治理,扬旗,把那希望抬起来放在最高处,把那欢声笑语散播出去,让它流到人群的尽头。

然后集结越来越多的人,然后战斗。

然后一个个死去。

他本来也会……死去的。

他的梦这次为人所击碎了,泯灭了,不要紧,人永远不会停止做梦。总有一天,梦还会降临在世间。

然而和他怀有同样的那个梦的人,他们都死去了,不会再活过来了。

唯独留下自己。

心怀恶意的鬼魅挥舞着荆条,笑着拷问:这样的过程,你还要再来一次吗?

这样一个人,也要孤独地活下去吗?

这样,一个人,也能孤独地活下去吗?

但是……必须活下去。

 

郭嘉尽情说着、嘲笑着,沉浸在他一人的欢乐中。

刘备默然地听着。半晌,见他也没了别的话好说,不再呆立,准备离开。

郭嘉突然道:“刘备大人,如果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

刘备顿了一下,再次将目光移向他,勉强扯着发涩发疼的喉咙,一字一字地问:“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做?”

郭嘉好像被问得愣了一下,睁大眼睛,向后一仰头:“谁知道呢。刘备大人,你不觉得今天这个局面,当初谁也没有料到吗?”

两人陷入了片刻的沉静之中。然后,郭嘉再次用那种不带善意的方式笑了起来:“呵……怎样都无所谓了。总而言之现在,无论你也好我也好,人生都还长得很哪。游戏不妨继续下去,你说呢?”

【结局3 苏生】


【毁灭·全文完】

评论(12)
热度(49)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