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起床都看到后宫在内战】第二章

序章戳此


刘虞的家庭构成意外地还算简单。

父亲刘舒在扬州做丹阳太守,此时不在家里。祖父刘嘉曾经官至光禄勋,那是九卿之一,算是挺大的官儿了。不过几年前的某个正旦,老人家因为生病不能朝见,被人弹劾不敬之罪而免了官,现在在家整天看看书、养养花,日子过得十分清闲。

作为光武帝长子东海恭王刘彊的后人,刘虞还是有几位族人的。现任东海王、刘彊的玄孙刘祗论辈分便是他的族兄,其叔父刘敏、刘俭都封为乡侯,也是刘虞的族叔。只不过毕竟隔着好几代,亲属关系已经远了,互相并不如何亲近。

不合常理的是,东海恭王如此显赫的一族,传上五代,按说怎么也该有百十号男丁。现在一看,居然除了刘虞祖孙三口和刘祗那一系几个《光武十王列传》上有名有姓的之外就没有别人了。刘虞心想,这个世界真是好懒,比他穿越之前写小说的时候还懒。对于史书上没记载的人,它连编都不想编几个出来。

自然而然,这位年方二十的郯县小吏,目前也还未婚配。这使得刘虞松了一口气。他这个人虽然谈不上有什么节操,但毕竟内里是个女孩子,如果世界突然把一个妹子推到他怀里说这是你夫人,你必须和她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刘虞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所谓户曹吏,乃是掌管本县户籍、婚嫁、祠祀的文吏。繁琐的工作之余,刘虞每天抓住一切时机啃读五经。然而他一个文盲,古文功底并不好;生性又疏懒,一旦读到看不懂的段落,就恨不得扔下书出门玩一圈再回来。

“惟德动天,无远弗届。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帝初于历山,往于田,日号泣于旻天,于父母,负罪引……引……卧槽这什么字?”

瞟了眼旁边那本《尔雅》,这种看几句就得查查字典的人生让刘虞十分纠结和烦躁。把手里的《尚书》合起来往旁边的桌上一丢,哗啦一声脆响,他伸展手脚在原地躺了下来,望着花纹斑驳的房顶发呆。

幸亏这个世界没有手机电脑之类好玩的东西,发了一会儿呆之后,刘虞爬了起来,拿起刚才丢下的竹简走出门去,到了院子里,问他家老爷子:“祖父大人,跟您请教几个字可以吗?”

老人家在院中阴凉处搭了个棚,种了一排兰花,这会儿正在整理棚上的遮盖。回头看了一眼刘虞举在手里的竹简,老人家一抬眉毛,漫不经心地说:“那字念慝【tè】。‘日号泣于旻天,于父母,负罪引慝。’这书你不是早就学过了吗?”

“时间太久,都忘记了,打算重学一遍。”对于这个问题刘虞早有心理准备,毫不脸红地说着假话。

从此刘虞一读到看不懂又懒得查的段落,就厚颜无耻地做个伸手党,把祖父问得不胜其烦。他也曾想去试试拜个名家大儒做老师,转念一想自己既文盲又懒散,那些在经学上成就显赫的学者们凭什么帮你开蒙?还是不要自曝其短的好。于是继续苦逼兮兮地自己啃书。

他记得那谁家有个谁,史书上记载此人十四岁方才开始学经,但是他十分勤奋刻苦,终于在冠龄前通读了五经。如此勤奋刻苦的人,学经尚且要花五年左右的时间,想想自己已然弱冠,又十分的不勤奋不刻苦,不知道四十岁之前,能不能达到人家刘虞正主的初始状态?不知道哪年才能当上幽州刺史,自己还赶得上历史的进程吗?

在这种对正主初始状态的追赶中过了几个月,刘虞学力怠弱,但三观端正【是吗?】待人亲切温雅,做事谨慎细致,尽心尽力,颇有几分正主的风范。身边的人虽然偶尔也有“这人似乎变了些”的感觉,但奇怪归奇怪,他们最终还是纷纷接受了这种设定,丝毫没有察觉到其实他的内里已经换了个人——废话,不然穿越者们还玩个毛!


夏日正长,这天刘虞夹着放了一尾鲜鱼的筐回到家中,天色还亮得很。刚进院门,老远就看见头发花白的祖父正在窗户旁边逗鸟。

这只鸟是前些日子姓王的县长送给刘嘉的。老头子得了这个活物,欢天喜地,马上挂了个笼子养了起来。刘嘉有六十四岁,按照刘虞这个后世之人的眼光,其实并不算老;不过在人普遍命短的汉末,这已经算是年纪很大了。几年前那场病消磨了更多气血,老头子瘦得不行,可喜免官以来,生活清静悠闲,精神头儿还算不错。

刘虞本来没承担过什么照顾家人的责任,对于主动往身上揽事儿也没兴趣。但一辈古人戳在面前,瘦得梅树枝子似的,未免太惹眼了,穿越过来的享乐主义者看着心惊肉跳,于是每天买鱼买肉回来,企图把人补肥点儿。

“祖父大人,我回来啦。”把鱼塞给厨房,刘虞洗了洗脸,又溜了过来。“我买了条鲈鱼,一会儿咱们开饭。”

“哦。”刘嘉不紧不慢地应了一声。

他养的那只鸟正在窗台上趴着,刘虞伸手摸了两把。老头子说这是只小鹰,然而在他的眼中,这鸟有巴掌那么大,体圆头小,鸟嘴又小又尖,怎么看都是一只鹌鹑。

县长送这只鸟的本意真不是给他们午饭加道菜吗?


正在默默腹诽刘嘉的眼力价儿,忽听高处传来两声怪异的“吱吱”声音。抬头望去,却见一只看起来很熟悉的金毛猴子悠然翻上院墙,坐在墙头俯视着他们。

艾玛那不是三两吗?

刘嘉也应声抬头,见到小猴子后不禁皱了皱眉:“郯城竟然有猴子?”

“啊哈哈……”刘虞干笑了几声。

刘嘉没有理会他,板着脸瞪了三两一会儿,然后说:“我先带着小鹰进去,别把它叼走了。阿虞你看着点儿。”

说着他老人家一手抄起小鸟,一手拎起笼子进屋去了。

三两在墙头上使劲翻了个白眼:谁要吃你的鹌鹑!

刘嘉一走,三两便跳到了墙边一棵梨树的树枝上,冲刘虞招了招爪子。

“我刚干完活,顺便过来看看你。”她说。

“干活?是人来了啊,还是人没了啊?”

三两又高傲地翻了个白眼:“不告诉你,要不三两会被删号的。某赫我瞧着你这几个月玩得不错呀!好像很快就要升郡吏了。”

“真的假的?”刘虞稍微歪了歪脑袋,表示森森的怀疑,“我连周易都没读懂,也算玩得不错?真担忧我们郡守的眼光。”

三两拖着长声,软绵绵地说:“不用在意那么多细节啦!刘虞能升官,又不是因为他通五经。”

“可是五经是你特意提醒我读的。”刘虞指出。

“我是想让你学得更像一点,万一因为口出粗鄙之语而被删号也不光彩啊!”三两挠了挠头,刘虞感觉自己又被黑了。“某赫你啊,太认真了。你想想现在什么时候?桓帝在位十几年,宦官都腐败成什么样了?再过两年,党锢之祸就要发生了!再过四年,灵帝就要即位了,再过十二年主公就要拜师学经了,再过十七年诸葛二明就要出生了,再过二十年黄巾之乱就要爆发了!”

被三两这一通连珠炮似的信息量轰得有点晕,刘虞在原地晃悠了几下,问道:“听起来好像时间紧迫的样子,我能做什么吗?”

“这就是重点嘛。”三两伸出一只尖利的指爪,不轻不重地戳了两下刘虞的额头,“我想表达的是,作为你也好、作为刘虞也好,把自己的前途想得太正统是不合适的。在这个年代,学问并不是那么重要。”

刘虞若有所思地揉了揉额头,道:“你早说啊,早说我早就懂了。以前顺帝下诏,规定孝廉必须年满四十、秩满百石、任职满十年神马的,然而结果是并没有什么卵用。想想那些年二十举孝廉为郎的家伙。学识人品只是装饰而已,上面的大人物们是不会懂的……”

听了这话,三两向这个实际上也会“年二十举孝廉为郎”却还没什么自觉的家伙斜瞥一眼,眼神异常鄙夷。过了片刻,她点了点头:“所以说,天下即将大乱,学问没那么重要。甚至可以说,等到黄巾之乱以后,学问根本就不重要!‘知道剧情’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穿越者们喜欢穿越到乱世啊!!你以为他们一个个都有耐心啃五经啊!”

“我明白了。”刘虞扁着嘴说。

他平时一副严肃正经的样子,这时单独面对知根知底的GM,逗比本性就暴露了出来,脸上表情要多二缺有多二缺。三两伸出爪子,拍了拍刘虞的头,语重心长地道:“所以不要有压力,继续保持,你脱离新手村的速度一定比你想象的快!那就这样,我走了。”

“走好。”刘虞老样子跟她挥了挥手。小猴子犹如一道暖黄色的闪电般扑下树来,从树下石几上的果篮中捞了一个桃子,又飞快地跳上树,越过院墙消失了。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刘虞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又忘了问几个重要的问题。


过了几天,刘虞果然被提拔为东海五官掾。

郯县就是东海的治所,新办公地点并不太远,只是时常需要外出到各个县城办事。东海虽然是一王国,然而当年光武帝册封刘彊时,把鲁国一道封给了他,王国的都城在鲁。两地虽然共奉同一东海王,但行政系统各自分开。

此时的东海相刘宽,为人温厚宽仁,不拘小节,对经学颇有研究。他做东海相两年时间,收了一班弟子;去县城处理事务时,总是聚集一众学者儒生讨论经学。刘虞作为他手下秩满百石的正职属吏,常常随行左右,跟着听了不少鞭辟入里的精彩言论,颇像当年上大学时去其他教室蹭课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同属宗族,也许是因为性情有相似之处,刘宽待他颇为亲近,刘虞对这位上级也十分敬重。

五官掾主管祭祀,其实什么事都干一些。刘虞往返于东海十三县城,热情上来了就连续几天东奔西走,把工作完成得尽善尽美;没有热情则做完就算,闲暇时间啃几本或有用或没用的书。他知道自己将来是要治理幽州的人,所以格外注重那些劝课农桑、贸易盐铁之类的事务。

平平淡淡地过了一年多——鉴于我们这是篇欢乐文,个中曲折就不详述了【喂】——不知不觉间,到了延熹八年十一月。

东海相刘宽举五官掾刘虞为孝廉。同月,朝廷征拜刘宽为尚书令。

按照三十多年前顺帝尚书令左雄所定的规矩,举孝廉之后,是要到京师洛阳参加复试的。吃过三两塞的定心丸以后,刘虞不怎么紧张,其他人倒是不然。祖父刘嘉、乡里长辈名士们,先后握着刘虞的手,一脸慈爱地说了许多叮嘱的话,连父亲刘舒都特意——派了个人赶回郯县,带来一车家书给他。

独自出行前往千里之外的洛阳神马的,刘虞表示一点压力都没有。知道自己这一去可能很久都不会回来了,他在家中多安排了几名仆从照顾祖父,然后便踏上了征程。

九年春正月朔日,日有食之。

刘虞裹紧了身上厚厚的羊裘,走到街上。

他刚刚结束了笺奏的考试,发现数年难得一见的日食正在头顶发生。许多人在街道上仰头望着天空中那半片残缺的光点,有人甚至爬到了房顶。身旁有识得天文恒象之数的儒生拿出笔袋丝帛开始记录。也有不少人畏惧这变幻莫测的天象,躲在房中不敢出门。

刘虞抬起双手挡在脸前,眯起眼睛,透过指缝看向天空。他心想:没有滤光片就是不方便啊!


【第二章:开局】结束。

评论
热度(2)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