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节快乐】处斩刘虞

“老东西竟然如此无耻!”

幽州牧的宅邸中传来一声凌厉的破口大骂。这是一座有些古旧却整洁的建筑,洁白雕花的栏杆,青石墙的院子,在热闹的蓟城街中安然伫立,像一位端庄闲雅的老妇人。此时此刻说话的人正踞坐在主位上,他长得极为清雅俊朗,是一个美貌中年。这时又上了一点儿火,脸含煞气,剑眉斜挑,几乎要飞到发际线里,面颊上的皮肤像薄绢一样皱起丝丝波纹,嘴里发出轻微的磨牙声,整个人显得更加俊美,夺人心魄。

这位乃是刚刚被封为易侯的公孙瓒。他的长史关靖坐在他下首。拿来册封诏书的天子使者名叫段训,此时也正坐在西边的客席上。这个人年纪略大,圆脸上嵌着一双不怎么睁得开的小眼,眼睛上方陷下去两道深深的纹路,使得他看起来总是困意朦胧。

他带来的诏书上还册封了一个人,那就是幽州牧刘虞。当然,刘虞这会儿正被关押在公孙瓒军中,从易侯的心情来看,他能活几天实在是个未知数。

“犯了如此大罪,怎么还有人替他喊冤?”

“哎呀,将军,将军。”关靖向着公孙瓒弯下身去,脸几乎碰到了案上,“您也知道,那人一贯地长袖善舞……他在幽州牧这位子呆了好多年,赶都赶不走,幽州大小官吏个个受他的蛊惑,对他言听计从。孙瑾和张逸这几个文士也算有点名气,我们原来以为该是懂人事的,没想到也这般糊涂……”

“那可是谋反啊!”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公孙瓒把一方竹简狠命敲在案边。那玩意立刻就四分五裂,一小股淡黄的烟尘从竹材破裂的地方飞逸出来。

段训弓着腰揉了揉眼角。他本身就有些驼背,这会儿驼得更厉害了,看上去就像是要把脸埋在自己胸口睡着了似的。“也许孙瑾他们并没有以为刘伯安想谋反……”他从胸口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

公孙瓒气愤地道:“对于意欲称帝自立的人,还能费尽心机,替他找借口来说?任何一个有点忠义之心的人,听说刘虞这个伪君子可能会谋反,都该义愤填膺,咬牙切齿,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这是原则问题——”

他怒气冲冲的话在一个拖长的尾音中停住了。公孙瓒自己感觉这段话说得相当漂亮,胸中不由得浮起一点晦暗的得意之情和对刘虞更多的愤怒。哎呀,要是能再斩钉截铁一些,拿再难听一些的话骂骂他就好了……

关靖用赞许的目光看了看脸色阴沉的公孙瓒,一边抓起一支笔悬停在面前空白的竹简上方,一边慢条斯理地说:“刘伯安这人哪,没别的本事,就善于收买人心。您看,他既不忠心,也不会打仗,还拿我们的钱粮去送给胡人,偏偏有人在天子面前说他好话,时间一久,倒像他真有多好似的……究竟是些什么人呢?自然都是他交结的那些密友了。连他谋反,这些人也敢护着,刘伯安倒比天子还大了……”

他激奋地摇着头,叹了口气,又掏出一块汗巾捂在脸上,声情并茂地说:“唉,刚知道幽州牧谋反的时候,我真是痛心极了,赶紧吃了两服药,才没让心病发作起来。想到自己可能跟刘伯安的人说过话,就恨不得把这张嘴缝上,还想干脆辞官不做好了……幸好将军勇敢地站了出来,把这反贼拿下了,我激动得差点哭出来……”

段训稍微把头抬起了一点,细声细气地安慰着脆弱的关靖。公孙瓒胸中的得意又膨胀了些许,不由自主地也跟着段训开口,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他的心里只有一瞬间闪过了一丝疑问的火花:刘虞谋反的消息被传播出去,这件事不是在我逮捕刘虞之后吗?不过这微不足道的小小疑问立刻就淹没在了言辞和语气都十分含糊的劝慰声里。

关靖好不容易止住了唏嘘。段训依然用那种模糊的声音问:“唉,孙瑾他们到底是怎么说的啊?”

“他们说,天子陷于董卓之手,袁本初要拥立刘虞,刘虞可没答应。”公孙瓒用冷冰冰的腔调说。

关靖从汗巾里抬起他那张苍白的皱成一团的脸,说道:“他们还说,先汉元平元年,霍光废昌邑王,迎立孝宣皇帝,孝宣皇帝可没有什么错。”

公孙瓒愣了一下,那一瞬间他的脸僵得好像枯木一般,随即勃然大怒:“还敢把孝宣皇帝拉出来比!脸皮之厚简直令人发指!”

这句话骂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公孙瓒和关靖互相看了看,打心底里都觉得一股说不出的快意。段训又把头垂了下去,摇摇晃晃的,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冷不丁问了一句:“那么孝宣皇帝到底错了没有?”

公孙瓒又愣了一下。他毅然决然地说:“那还用问!孝宣皇帝——被迎立——孝宣皇帝那么贤明……自——自然是——不会错的!”

“哦,”段训慢慢地点了几下头,嘀嘀咕咕地说,“易侯的意思是,孝宣皇帝贤明,所以即位是没有错的。”

公孙瓒皱眉看着段训。他有点搞不清楚这个小矮个儿。明明他已经和自己站到了一边,却时不时地蹦出两句奇怪的话。

“我是说,”段训吞吞吐吐地试图解释他在表达什么,“从街头巷尾的议论听起来,人们好像都在说刘伯安没有皇命,擅自想称尊号,此乃十恶不赦的谋逆大罪……那些孙瑾之类的人当然会说,照这么算起来,凡是没有皇命擅自称尊号的,都是大逆不道了……所以孝宣皇帝也……”

“大胆!一派歪理邪说!竟敢把刘虞和孝宣皇帝相提并论!”公孙瓒疾声厉喝,打断了段训慢悠悠的话语。他只觉得段训吐出来的最后这几句话全是胡搅蛮缠,全无道理,他连一个字也不想多听,只有直接斥之为“歪理邪说”最为省事——公孙瓒绝对不会承认,这其实是因为他也想不出别的方法去驳斥它。

“将军,将军。”关靖息事宁人地说。段训被呵斥了几句,也没有显出丝毫尴尬或胆怯的样子来,只是又恢复了那副昏昏欲睡的姿态。

在公孙瓒的眼里,世界上只有赞同他杀刘虞的人和反对他杀刘虞的人。有一些事实,不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他是一辈子也想不到的,这些事就比如:世界上还有人保持中立;有的人赞同是因为刘虞已经被俘,显然不可能再得势了;还有许多人从来没弄清楚公孙瓒为什么要杀刘虞……

要理解这些事实太复杂啦,得花多少心力,去观看、琢磨、分辨别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呀!像公孙瓒这般简单明了的心地,他可做不到。

所以,世界上只有赞同他的人和反对他的人;赞同他的人,他们的思想一定是对的,一定和他一样的正直纯善。

“哎呀,将军呀。”关靖接着说道,“那些在街头巷尾散布这些议论的人,恐怕正是刘伯安的同党吧?不然怎么反而会给孙瑾他们抓住话柄,跳了出来呢?将军千万要小心这些人啊!”

“你说得正是!”公孙瓒恍然大悟,点了点头。没错,既然那些人说得不对,他们怎么可能是自己这边的人?必定是刘虞那老东西派来扰乱视线的,千真万确,只有这样,才能把事态解释得清楚明白。

后来这件事的解决也是同样的清楚明白。刘虞被处刑的那天,公孙瓒把他吊在菜市口,指着万里晴空说:“如果你应该当皇帝,天就下雨。”这实在是非常高明的一招,因为这样一来,就算有人想问“刘虞真的谋反了吗?”也无从问起。再者,幽州初冬的白昼显然没那么容易下雨。

评论(10)
热度(26)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