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逊刘备】Bad End六题

青影 的后续。

CP:陆逊 | 刘备。

BE三十题选了六个。

论强行给完结文写续有啥后果。

我发现自己每次写逊玄,实际上似乎都是在写陆逊。这个人,严肃认真,逻辑清晰,理性,骄傲,又极其孤独,感觉和我共有本质上的某些东西。

当然,我说得不对你们大可以喷我。【手动斜眼】


【生离死别】

“玄德与舍妹,已经走了。”

吴侯这般说道。虽然是疑问的言语,却听不出多少询问的意思,声调镇定,口气冷淡。陆逊和几名从人一同低下头去,把视线投向阶前的一抹朝阳。

“伯言,听说你去送了?”

吴侯再次开口,这次是明明白白的发问。略带湖绿色的双眸柔和幽深,目光扫过陆逊的骑马装束。

被这样和气地质问,本该是让人惊慌失措、不得不立即伏拜于地的一种状况,陆逊却感觉不到什么紧张慌乱的情绪。他以令人惊愕的平静态度回答道:“明公,下官是去追了。”

顿了一顿,又说:“下官追到江浦时,刘豫州和郡主已经渡江而去。”

这是,千真万确,没有半分作伪的实话。

倘若陆逊真的追上刘备,他多半还是要尽到一个臣下的责任,开口劝说那人回头。只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地知道,那人是决计不会回转的。

 

【相思相忘】

“主人迎宾于庙门外,揖让如初……”

陆逊不禁浑身一震,抬头向声音传来处望去。只见隔着一道窗槛之外,阳光明媚而清朗,杨柳随着温煦的春风婆娑起舞。几名幼童在自家门前欢快地做着游戏,口中断断续续背诵着《仪礼》中的句子。

仆从见他出神,轻声问是否要把这些孩子赶走。陆逊摇了摇头,垂眉再次将心神投向手中的公文。

他知道,一切还没有结束。

胸中颇有豪情壮志的屯田都尉,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的左将军,无论是交好往来也罢,上阵争锋也罢,这两个人迟早还有见面的机会。

但是,在徐陵那些偶然发生的,无足轻重的,很难分清到底该算私人情谊或只是单纯的私人会晤的点点滴滴,陆逊和刘备双方,从此都将遗忘在记忆的角落。

 

【反目成仇】

建邺的秋天小雨润泽,微风不起。陆逊去拜访吕蒙那天,苍穹是一片茫然的浅灰蓝色;枝头木叶懒洋洋地变黄,半梦半醒地悠悠飘落,洒落在刚打扫过的门前小径。

“伯言来了,有何事见教?”隔着帘幕,从内室传来吕蒙的声音。

“蜀军屯荆州,其将关羽威猛骄矜,为我江东的心腹之患。”陆逊沉着地一字字答道,“下官以为现下您身感微恙,暂离陆口,实乃天赐良机。关羽听闻此事,必不防备……”

眼前隐约浮现出了这样的景象:一件朴素而雅致的青色深衣丢在火盆中,被点燃,不声不响地烧着,布料迅速地转黑,发皱,卷起,最后变成了认不出模样的一些零乱灰烬。

那……并没有什么可惜的。

他是东吴的贤臣良将。除此之外,什么都可以舍弃。

 

【抱歉,我不认识你】

猇亭的关隘建得太矮,矮到站在关上与围在关下的两方主帅竟然能看见对方的形貌。猇亭的关隘又建得太高,高到无论陆逊怎么眯着眼竭力望去,也看不清那个人脸上的神情。

他只看到从前略有一些霜痕的鬓发,现在一丝不苟地拢入髻中,被冠冕束起,几乎瞧不见了。从前修长、稳定而暖热的双手,现在紧紧扯着缰绳,看上去似乎太过用力。从前锦袍细铠、不失风流的身形现在掩藏在厚重盔甲下面,那么冷硬,那么遥远,那么衰败。

百来丈的距离,他们无言地互相端详着。片刻以后,刘备挥手,清扬的号角如一缕孤烟悠然而起,军队缓慢而严整地撤离了关口。

身旁的副将松了口气,低声告诉陆逊,那就是汉主。

与此同时,汉军将旗下,冯习也在对刘备说,那关上的就是吴将陆逊。

“陆逊?那是谁?”刘备漠然地问。

 

【杀了你】

针锋相对,步步为营,茅草一握,漫天流火。两军相持经年,一夜间胜败已决。胜者有多少欣然,败者有多少惭恨痛苦,这就彼此不得而知了。

刘备在白帝城的某天,夜雨过后一个清新的早晨,接到了陆逊的信。

那上面写道:

“但恐军新破,创痍未复,始求通亲,且当自补,未暇穷兵耳。若不推算,复以倾覆之余,远送以来者,无所逃命。”

刘备将信反复看了几遍,只从冰冷的字里行间看到刀光剑影如霜如雪,森森然破出竹简直逼面门。他想陆逊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中正平和的外表下,内心尽是锐利和执拗;对待势要与之划清界限的东西,决然厉色,锋芒毕露。

这个人和初遇那时其实丝毫未变,恐怕将来也不会改变。其实自己也是同样,只是那时决计不会想到十三年后竟是这副光景。

 

【从未相遇】

陆逊举头望去,吴侯那副若有所思的神色似曾相识。他感到一丝怀念,似乎很久没有见过主上流露出这等心神不属而又不知掩饰的少年青涩。

几句温和带笑的话飘到耳畔,那话语同样似曾相识。

“明日我母亲在甘露寺设宴,欲与刘豫州相见。”吴侯对他说着,“吕子衡近日身有要务,不能亲去邀请及作陪,请伯言代往如何?”

陆逊忽然表情僵住。他沉默不语,眉眼低垂像在思索,却又像是久久地发呆。这片寂静像斜阳的影儿不断拖长,拖长,直到有些令人奇怪的地步,陆逊才开口道:“下官有疾,不能胜任典客一职,望明公不要见怪。”

郡主大婚那天,新婿逐席敬酒。

刘豫州一身明艳的火红新装,两颊被烛光染上粉色。看起来青春正盛的模样,神采飞扬,全然不像久经沙场,年岁已长。满盈欢情的视线逐一扫过座上宾客,每个人也都随之喜气洋洋,众宾客纷纷把盏立起,或真心或逢场作戏地说着祝颂的言语。只略微举了举酒杯的陆逊的身影被淹没在这一群人中,丝毫也不会引人注意。

无论是怎样的欢宴与盛情,与他毫无关系。

评论(11)
热度(27)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