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羽荀攸】决水

短。

赠other大大  @Other and Infinite 

虽然CP是关羽荀攸,但我觉得我光写了云长,对荀家人不懂不知道没有画面感。

_(:3」∠)_倘若有什么写错的地方请大家指出来,窝会改。


正文


“正如诸君所见。”

荀攸稍稍直起身子,将目光从手掌下的地形图抬起,环视周围的人们。

主位上的司空笑吟吟的,一会儿瞧瞧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郭嘉斜倚在角落里,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某个毛茸茸的饰物:这是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的人。另一边的则未曾与闻,坐着的一个和站着的两个都是满脸的严肃专注。

他重新看向地形图,将口中话语继续下去:“沂水、泗水汇于葛峄山阳,此山从西南至东北,绵延约七八里。二水交汇之处,位于下邳城西北数里……”

“数里?”

一个醇厚刚劲的嗓音问道。

“约四里有余。”荀攸抬头望了一眼那声音的主人,一边将手指顺着代表水流的细线滑下去,“我们分三处动手。一是城北的沂水南流之处,在这儿;一是泗水由东向南转向之处;最后是城南偏西的河道,此处水量最丰。掘开河堤,一举冲击城池……”

 

军议结束后一群人撩帘出帐,各自去忙。荀攸小心地把地形图挂在了旁边的架子上,侧头想了一想,也走了出去。他到营门时,迎面正好来了那位跨马持刀的武将,身后跟着两列军士,大多数人肩上都扛着锄头或铁铲。

“关将军,”他拱手欠身,“您没必要亲自去。”

对方下马还礼,只平淡地应了一句:“还是亲自去的好。”便又翻身上马,领着兵士们去了。

荀攸抚着左手略微陷入了深思。

他总觉得友军这几个人有些诡异。他们身上似乎流动着一股气氛,一道无形无色却有沉重质感的压迫力。新近吃了败仗,丢了城池,接着在司空的帮助下胜了几场,成功地把敌人逼到守城不出,可是态度却无悲也无喜,始终一派从容沉稳。尤其是那个持刀的武者,他极为自然地开口说话,并凝目看过来的时候,荀攸几乎感到自己面对的是一座森然的山壁。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他先是在军营中巡视了一圈,听了六名斥候的报告;和司空谈了一刻钟,然后花了一盏茶的时间寻找郭嘉而没有找到。然后荀攸又想了一想,唤来自己的一匹小黄马,悠悠然出了营地,沿河向东北方走去。

十月初冬,遍山的树木仍然苍翠挺拔,冠盖郁郁葱葱地聚拢在一起,使人看了更觉得寒凉。荀攸到达他所说的第一处地点时,关羽已经带着军士们拦河聚水,河面上横着一道沙袋堆积成的简陋堤坝。

他从马上下来,快步赶到岸边,蹲下身去,伸手比了一比。水位比先前涨了八寸,本来显得有些狭窄的水面也宽阔起来。荀攸不禁暗中欣然地点一点头,然后将冰凉的右手收回袖中。

关羽从那群灰扑扑的甲士中间走了出来,向这边迎过来。

“荀先生。”他行一个礼,道,“我已命人回营禀报了,只待号令,便可引水灌城。”

“很好,劳烦将军了。”荀攸点了点头,又说了一遍先前说过的话,“其实将军本不必亲自来的,这些小事,命一军校前来也无不可。”

关羽略微扬起了眉,视线自左而右地横向扫过荀攸的脸,像在分割他不动声色的表情和话中深意。

“要查看水位高低,将士们情况如何,荀先生本也不必亲自来。”过了片刻,他这么说道。

荀攸笑了笑道:“是,攸这便回去了。”

决水地点一共三处,既然看了一个,总归应该有始有终地看完才是。他略一拱手,爬上马背,拨转辔头,沿河朝着西南方向缓缓行去。

走了不过几十丈,陡然一声尖锐的笛鸣划破天空,呼啸而至。荀攸不自觉地双手一紧,勒住了马。那传来笛声之处约在左前方里许开外,音调清越激昂,时断时续。他细细听去,心下暗数,三声绵长,两声急促。

背后忽然响起蹄声得得,他扭头看去,只见关羽带着十几名亲兵,纵马提刀,正飞快地向这边驰来。

“荀先生!”他高叫着,“快些回转来!”

敏锐而谨慎的军师不及细想,下意识地便扯了缰绳,向他们迎过去。

“怎么回事?”

“那是我军斥候的信号!”关羽道,“下邳城有人出战,朝这边来了!”

“知道有多少人吗?”

关羽转过头去看一名亲兵,那人不待吩咐,已经拿出画角放在口边吹了起来,高亢凄凉的角声远远传出。

笛声立即应答起来,听上去近了一些,似乎斥候正在拼命向他们所在的地方赶来。关羽扬着头,默数那短笛一声声的奏鸣。

可是那声音陡然中断了,沂水河畔一片凄厉的寂静。亲兵愕然的表情在脸上凝固了。荀攸胸腹之间蓦地蹿起一阵凉气,几乎令他感到闷痛,很不好受。

关羽慢慢皱起了眉。眉心蹙成一个结,末尾却陡峭地向上挑起,一双眸子冰冷。

“敌方人数……四十以上,百人以下。有弓箭。”

远处稀落的树林间隐隐传来喊杀声。随着淡淡的尘土轻烟,数十名身穿吕布军淡黄色衣甲的兵卒从视野尽头奔来。目力好的人甚至能看清他们狰狞的表情,和举在身侧的刀枪。

“二十五,五十……六十……”荀攸听见旁边的亲兵这样数着。

关羽斜眼望向严阵以待的一众亲兵,和身后一脸尘泥、正陆陆续续赶过来的军士们。

“留五个人保护荀先生。其余人随我上,全歼敌众!”

 

事实证明这基本上是一场单方面的碾压。敌众只有六十二个人,连像样的战阵都排不起来,而且大部分或挥刀或挺枪,皆是步卒。除了短兵相接之前他们放了一批箭,伤了三四个人之外,后来几乎是被关羽手下军士践踏着完成了这次交锋。

关羽本来一马当先,左冲右突,刀过之处血花飞溅;后来坐骑被砍伤了腿,他便跳下来站在地上继续搏杀,手中长柄刀舞得转轮一般,刀刃纤尘不染,冷光森寒,在这萧瑟苍茫的原野上竟然显得美丽。

对方全凭一股勇决之气死战,关羽连喝问了几声,叫他们弃械投降,都被置之不理,终于杀得仅剩寥寥数人。

他挥刀向右斜砍,一名敌兵从右肩直劈到左胁下,扑地而死。紧跟着横过刀柄,架开一把袭来的短刀,用力上举,将人逼退。随即左脚飞起,将另一人踢倒在地,随在身旁冲杀的亲兵立即上前,将人刺死。

长柄刀带着宛若龙啸虎吼的气势当头落下,停在仅存的一名敌军胸前。关羽冷冷道:“就凭这点儿本事,也敢肖想建功立业?”

那名小兵二十来岁年纪,满脸愤慨和决然,扬着头一言不发,眼睛连看都不看他一下。关羽冷笑一声,收回刀来,道:“我不杀你!来两个人,把这个家伙送回下邳城里,去告诉吕布——”他左手在胸前长髯上一抚,略作停顿,似乎在斟酌言辞,“就说,天色已亮,梦该醒了。”

那小兵自料必死,本来不愿多说无用的言语。听到这话,却突然发作起来,指着关羽大骂:“长胡子贼!我知道你们要做什么!”

愤怒的目光又离开关羽的脸,投向十几丈之外正在缓步走近的青袍文士。

“你们……你们要挖开河堤!你们要毁了下邳城!”那小兵又叫又跳,怒声骂着,“将军不肯出战,我们可不想坐在城里等死!你们这样做,是要遭报应的!上天会惩罚你们!”

关羽情不自禁地转头看向荀攸。那小兵趁着这个机会直扑上来,他察觉了,后退半步,伸手要把人推开,那小兵却一头撞在刀锋上,当场死了。沉重的躯体倒在脚下的泥土里,关羽默默低头看去,不由得又抬起手轻轻抚上自己有些散乱的长须。

寥廓的苍穹下又是一片死寂。

 

荀攸走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他也没说什么,默然地跨过地上毫无生气的人体向关羽走去。被鲜血染成暗褐色的土地上,全身戎装的武将与青衫磊落的军师站在一起,神情肃穆,北风卷起他们单薄的衣襟下摆。

过了半晌,荀攸终于轻轻说了一句:“云长。”

关羽依然肃立,却将头微微侧过来。

“这决水之计,将军……可是不愿了?”荀攸用平淡的嗓音询问。

关羽缓缓摇头,将视线纵向远方,那是被碧水环抱的城池铁灰色的影子。

一旦沂、泗二水决堤,倾入城中,将有数万百姓一夜之间失去家园、失去所有财物,甚至失去亲人。这并非他所乐于见到的。他后悔了吗?他心软了吗?他觉得这般用计,胜之不武吗?

关羽又缓缓地摇了摇头。

“我相信,”他回过身去,面对着荀攸道,“大胜之后,曹公也好,荀先生也好,一定能让此城恢复从前的生机。”

荀攸无声地叹了口气。他没有微笑,没有变得轻松,反而端凝了脸色,郑重地躬下身去,行了一个礼。

评论(12)
热度(25)

© 小物语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百度ID谜一样的赫敏,通称某赫、赫敏酱。
微博:季汉不作不死联盟
我的萌区如下:三观端正,性情激烈,长得不帅,演技好,死得惨。
冷门控,女主控,叔控。耽美百合正常向都萌,然而经常和主流逆CP。
主要墙头是三国,正史党,兼食演义动漫游戏。卢弼大大那么帅,他说得都对!
以下我列出的本命你如果正好有粮请推荐给我_(:зゝ∠)_
三国:all刘备(水鱼除外),all刘虞,魏延杨仪,孔融祢衡,袁绍审配,简雍,卢植,麋竺,蔡文姬,诸葛瑾,无双大蛇官配望玄无限好!
轨迹:亚妮拉丝,希德,瓦吉诺艾尔
老金:all郭靖,何铁手青青,任盈盈,殷离
日本艺人:小林贤太郎,博多大吉,小泽一敬,小木博明,笨蛋节奏
其他:演员何冰,声优李立宏